2017.11.24 ‹ ‖漫舞·流年‖

首页 » 墨笔生辉 » 细水长流 » 阅读文章

2017.11.24

2017-11-24 09:45 180 0 发表评论

今天主治医生来查房,说了很多可能性以及最坏的打算,虽然我表现的很镇定,还一再安慰隔壁床一个情况类似的小丫头,但是如果说完全不害怕也是不可能的。大出血,胎盘植入,切除子宫,这几个关键词一遍遍在我脑海里萦绕,虽然之前已经上网了解了不少,可是真的从自己的主刀医生口中听到,心里还是有些不平静。我问了医生这种情况对孩子有没有影响,他们说也就是早产,所以我得继续努力的吃,让孩子再大一点,现在孩子太小了,比正常孕周的小了两周,这样早产出来很可能会进保温箱。

老妈那天说早知道会这么危险,就不要这个孩子了,虽是这么说,可是我知道她跟我一样期待着这个二宝,而且让我为了没有生命危险的自己去主动谋杀一个小生命,我做不到。昨晚小包子来医院看我,临走时听说我不能跟她回去,哭的很厉害,当时虽然心里有些不好受,可是现在却突然觉得鼻子有点发酸,我害怕自己真的会不那么顺利,不能完好的哺育小的,照顾大的。

评论 共0条 (RSS 2.0) 发表评论

  1. 暂无评论,快抢沙发吧。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

联系我 Contact Me

标签云 Tag Cloud 更多...

回到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