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1.27 ‹ ‖漫舞·流年‖

首页 » 墨笔生辉 » 细水长流 » 阅读文章

2017.11.27

2017-11-27 10:26 261 0 发表评论

在医院的日子过得有点混,昨天跟病友开玩笑说,我觉得自己进来时挺神气活现的,几天下来整个人好像都焉了。每天的生活就是四小时一次的听胎音,每天三次的体温,一次脉搏一次血压一次胎心监护,还有就是一整天的挂水,疯了疯了,感觉没病我都变得病了,还是疯病!昨晚把在左手待了五天的自留针给拔了,那手肿的很是壮观,今天继续扎。

星期五主治医生带着一帮小跟班来查房,离开时其中一个小医生问我星期一剖不剖,我纳闷了一下,跟她说没人跟我说可以星期一剖,她说我可以自己选时间的,这话听的我一阵暗喜,心想着早剖早结束,之后就跟她说那就星期一剖吧,结果这话被那个主治医生听到了,回头直接扑了我一盆凉水,说这个时间可不能由你决定,回头做个B超再看。

B超结果依然不是很乐观,孩子还是太小,36周却只有34周大,双顶径最多8.3。不过就在刚刚来查房,医生跟我确定了后天生产,他说越拖下去就怕万一植入会更深。跟寄北说了下剖的时间,他问我怕不怕,其实心里还是有点,毕竟要划那么一刀,内心总是有点发怵,不过定下来也好,总比一直住着没完没了的挂水强,只是可怜小东西有可能还是会进保温箱。

评论 共0条 (RSS 2.0) 发表评论

  1. 暂无评论,快抢沙发吧。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

联系我 Contact Me

标签云 Tag Cloud 更多...

回到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