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2.2 ‹ ‖漫舞·流年‖

首页 » 墨笔生辉 » 细水长流 » 阅读文章

2017.12.2

2017-12-02 10:07 404 0 发表评论

从剖腹产到现在,最痛苦的时间已经熬了过来,剖完连主刀医生都说,万幸胎盘植入的不是很明显,没有大出血,就这样饺子顺利出生,比所有人想象中还要更重一些。只是我只粗看了一眼便被送去了新生儿科保温箱里面,第二天又检测出溶血,还需要打两个什么针治疗。

刚刚查房,医生已经安排明天出院,这边病房太紧缺,尤其我住的单身病房。不过早点出院也好,挂水打针都停了,反正都是休息,哪里都一样,也省的家人总是两边跑,只是可惜饺子还不能跟我一起回去,说真的挺想小东西,只隔了一栋楼我却不能去看他。昨天下午寄北他们在探视时间也只能通过摄像屏幕看了几分钟他在保温箱的状况,拍了视频发我,小腿跟在我肚子里一样挺好动,只是懒洋洋的眼睛始终没睁开。医生说他吃的太少,一次只吃10毫升奶粉,想想我每天拔了又只能倒掉的奶,我心里就发酸。有时候听见别的病房宝宝的哭声,我甚至会胡思乱想,饺子哭闹时会有人哄他吗?

评论 共0条 (RSS 2.0) 发表评论

  1. 暂无评论,快抢沙发吧。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

联系我 Contact Me

标签云 Tag Cloud 更多...

回到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