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2019.6.18 ‹ ‖漫舞·流年‖

首页 » 墨笔生辉 » 细水长流 » 阅读文章

日记2019.6.18

2019-06-18 15:11 133 0 发表评论

这段时间除了“心力交瘁”,似乎我已找不到更贴切的词来形容此刻的状态。
两个孩子一前一后相继发烧住院,让心和身体的忙碌一下达到了极致。
“猩红热”,第一次知道有种发烧出疹叫这个名,包子就感染了这个病,在8天吊水依旧无法退烧后,开始住院。
饺子在包子入院当天也开始发热,第二天一早我赶回家带他去医院,结果在等待就医的过程中因温度过高突然发生惊厥,医生抢救之后直接就安排了住院。
好容易挨了一个多星期,两个小家伙相继出院,可惜出院第五天,饺子再次发烧。
为了不让他再被扎针,我没带他去大医院,本以为在不久前刚做了那么多检查,他这次只是普通的发热。可是在反复到第五天带去医院后,一拍胸片————“肺炎”!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接下来又是入院的一系列抽血检查,接着就是每天的挂水。可是从昨天开始小家伙的静脉已经连续开始肿,每次水都吊不了多长时间,滞留针就得拔掉重扎,连护士都说小家伙的静脉已经被扎烂,都找不到好地方了。
今天查房,我问医生能否停掉挂水改吃药治疗,医生说他的身体里不用拍片都能听到喘,右边还有痰,如果半途而废可能又会再次严重起来,于是咬着牙我再次带他去了穿刺室。
小家伙似乎已经有了感应,只要一躺在那张床上就开始哭闹,我按住他看着护士一次一次的扎针,又一次一次的摇头拔出,眼泪止不住的留下来,那一刻,他在哭我也在哭。扎到第四针,终于脚上那根可以用了,护士们长舒了一口气说“小东西受罪了”,我道了谢后,紧紧地抱起你,却发现自己整个人都在发抖,如果可以,真的宁愿十倍的疼痛在我身上,也再不让你受一点点疼痛。
从现在开始,我每天都在数时间,只希望你的针能够留的时间长一点,再长一点。

评论 共0条 (RSS 2.0) 发表评论

  1. 暂无评论,快抢沙发吧。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

联系我 Contact Me

标签云 Tag Cloud 更多...

回到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