魅影——(1-4章) ‹ ‖漫舞·流年‖

首页 » 墨笔生辉 » 练笔小说 » 阅读文章

魅影——(1-4章)

2010-05-13 10:16 815 0 发表评论

这篇以前有起过头,断断续续写到将近3万字,但是当时是想到哪写到哪的,内容上面没什么条理性,前段时间重新写了内容概括,将完全改头换面的重新写,这篇里面涵盖情感,玄幻,霸权纷争等等,情节应该蛮有意思。

  千年相思映入梦,
  解不开思语情愁。
  岁月如梭转无痕,
  抹不去瞬间回眸。
  月落霜华初日现,
  莫待又春秋。
  缱绻如雨梦如霜,
  凝眸欲语,
  但语又还休。
  不待风华再,
  不待玉颜舒,
  人何处,情何处?
  尽埋苍茫岁月路。

  第一章 颓废
  幽暗的灯光下,燃起一根香烟,烟雾摇曳着扶摇直上,勾勒出一条淡淡的轨迹,扩散,消失。闪烁的火星努力的盛开着,灼痛了手指,冰冷了心。手中的酒杯盛放着红色的液体,随着缓慢的摇晃有规律的起伏着,好似晕动着的生命周期,一圈一圈,一轮一轮,无边无际,无始无终。

"咚,咚,咚….."一声声巨响过后,一个接一个的烟火五颜六色地像水蛇一样窜上夜空,“哗啦啦”地绽放出星星点点的璀璨,然后慢慢黯淡,只留下一片灰色的烟雾挣扎在消逝前。
  零点过后,新的一年又将开始,窗外的人们正用他们自己的方式欢呼着,庆祝着。街道顿时热闹起来,也明亮起来,小孩的声音,大人的声音纷杂地交错在一起,欢笑着,叫嚷着。

“又是一年,又过了一年”,他仰头倒尽了杯中所有的酒,然后身体静静地靠在窗栏上,眯起眼冷漠的注视着外面的一切,所有的喧闹对他来说都好似一个残酷的宣告,宣告自己又经历了毫无意义的一年。时间,奢侈的让人麻木,已经不记得自己活了多少年,到底多少岁,甚至连那许久不曾被人叫过的名字也开始在记忆中模糊起来。当生命徘徊在时间轨迹之外时,一切的一切都变得无所谓,有时就像这酒精一样,让人厌烦却无法摆脱的让人依赖。

冷笑着喝下酒杯里的液体,让它流淌进自己的每根血管,侵蚀着早已腐朽不堪的肉体,灼烧着早已麻痹的神经,燃烧吧,如果可以的话。
  正当他沉默的看着烟火的时候,脚边的女人突然微微动了一下,雪白裸露的胸脯随着微弱的呼吸轻轻的起伏着。她是昨晚从酒吧带回来的,火辣的身材性感的躯体,娇媚的容颜,这样的尤物在纸醉金迷的世界里实在让人爱不释手。他放下酒杯,用手指轻轻的划过她那美丽红润的脸庞,当划到嘴唇时,一股温热的气息包裹住了冰凉的手指,他嘴角勾起一个优美的弧度,满意在她饱满的嘴唇上轻轻的摩挲。随着她的一声呻吟,加重了一丝力道,尖锐的指甲深深的戳进了唇中,嫣红的液体瞬间如含苞待放的花骨朵般溢了出来。他用手指轻轻的拂过花瓣,那一抹嫣红在他的指间绽放。他用拇指摩挲着把那一片殷红碾碎,不带丝毫情感。

  血,如此的殷红,让人依赖,让人憎恶。他俯下身,对着那一朵红梅轻轻地吮吸着,血液中融合了兰蔻唇彩的味道。有点粘有点腥有点温暖。这样的味道曾几何时竟然成了他的最爱,液体一点点慢慢地流入他的口中,无论核实吸食,都犹如那一缕久违的暖阳,让人惬意。

  女人突然睁开了那双美丽的大眼睛,长长的睫毛陡然的峭立着,被封住的唇无法发出任何声音,迷茫的双眼终于聚焦出恐惧,身体开始拼命挣扎,想要挣脱被箍住的束缚。

  “你的血味道不错”他突然放开她的唇,邪魅的看到她眼角的滑落的一滴泪水。

  “救命啊,救命……”女人一摆脱束缚,便开始大叫,只可惜声音完全被外面的烟火声淹没。

  “你很不乖哦”他眯起眼睛打量着她不住颤抖的身体,突然一个俯下压住了她不断挣扎的躯体,一只手托住她的头,另一只手抓住她的双手压到背后,吮吸的越来越猛烈,渐渐她的呼吸随着挣扎越来越急促,而他最深层的欲望也一点一点被撩起,嘴唇的温度已经无法让他满足,身体的渴望越来越强烈,于是他张大了嘴,两颗锋利尖锐的獠牙露了出来,对着她喉咙上凸暴出的血管深深的扎了下去。
  数秒后,一个娇艳的美人变成了一具惨白的尸体,横躺在面前,他用手背擦了擦嘴角残留的余血,站起来伸了个懒腰,直接走向旁边一扇门,取出一个黑色的箱子。

然后他蹲在尸体前,用手轻轻的摩挲着略有些干瘪的肌肤,冷笑道“呵,你也不过只是张臭皮囊”。
  他从箱子里取出手术刀和镊子之类的东西,翻过尸体,用尖尖的手指顺着咽喉处的牙洞狠狠的戳进去,然后用刀和镊子娴熟的顺着身体的轮廓一点一点的把肌肤完整的剥下来,随后放到特制的药水里,原本干瘪的肌肤瞬间饱满起来,娇艳欲滴。

  他满意的扬了扬尖挺的眉,从箱子里取出第九十五个标签贴到了瓶子上。
  “颜姬,又多了一个人陪我们了”一种略带苦涩的快感从喉咙深处油然而生,他抱起被剥皮后残留的肉骨架,配合着外面飘进的晚会音乐,跳起了优雅的华尔兹,任由那脑袋拖着残血耷拉在身旁。
  “许久不见,想不到尊贵的绛雷大人居然养成了这样的嗜好”突然一个妖媚而熟悉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笑容瞬间僵硬在脸上,一点一点褪去。
  他扔下了骨架,转过身直视着桌角旁阴暗的角落。
  “你来干什么”一股冰冷的杀气开始在他的体内流窜,火红暗藏怒火的眼睛盯着那个在烟火的映衬下若隐若现的身影。
  “那么久不见,我当然是来看望雷大人的”一个妩媚的身影扭摆着腰肢慢慢的从阴影中走了出来,在月光的反射下,面容越来越清晰。
  绛雷没有说话,火红的双眼依然冷冷的看着眼前这个美丽却让他极其厌恶的女人。
  女人没有理会他的沉默与他眼中已经开始燃烧起的杀气,瞥了瞥眼,自顾自的走进那些浸泡着各种尸体标本的高瓶间欣赏了起来。
  “绛雷大人的嗜好似乎多了不少啊”环顾着四周那些高矮胖瘦,男女老幼的皮囊,女人嘴角扬起了一丝轻蔑。

突然她在一个水晶瓶子前停住了,瓶子里的女人没有像别的皮囊一样闭合着眼睛,倾斜在瓶壁上。她像一尊石像一样完好的站立在瓶中央,双眼直直的望着前方,眼角下一颗红色泪痣犹如钻石般镶嵌在她绝美的容颜上,小巧饱满的嘴角微微的张开着,似笑非笑。
  月色掩不住阴冷,即使是在这个众人欢庆的日子,依旧暗沉。风扫过屋内的平静,夹带着一丝呛鼻的烟火味。
  “近千年了,想不到姐姐的尸体,你还如此完好的保存着”女人伸出手隔着水晶瓶抚摩着瓶中人的脸庞,眼神中掠过一丝哀伤。
  “拿开你的脏手”雷握紧了手中的拳头,青筋在握力下显的异常凸出,似乎随时就要迸出,“你也配叫她姐姐?如果不是你们,她怎么会死?”
  “原来你还这么执迷不悟”女人突然转过身。“害死她的根本就是你自己!姐姐身为妖族之首,竟然会爱上你这个人不人,妖不妖的吸血鬼,你认为她还能容于妖界吗?妖族四大长老会放过你们吗?”
  “呵呵,妖族?”男人阴沉的冷笑一声。“妖族我从没放在眼里,如果当初不是颜姬在临死前苦苦哀求让我不要伤害你们,你认为你现在还能活着站在我面前?哼!你最好立刻从我面前消失,否则我不保证我还能继续遵守那个承诺”。
  女人心头一颤,倒吸了口气。语气缓和了许多,“绛雷大人,其实这次我来是有事想请你帮忙”。

  第二章  重生

  远方钟楼上的钟敲了三下,已是子夜时分。
  夜很深,经过一番喧闹,外面已然沉寂,一簇簇烟火过后迷蒙的烟雾笼罩着整座城市,闪耀背后徒留下一股让人苍凉的感觉。不知何时天空飘起了雪花,晕黄的路灯在漫雪中摇曳,微弱的隐进室内,衬托了几分清冷。
  绛雷静立在窗口,被风吹过的脸上,感觉丝丝冰凉,乌发懒散的披在肩,偶尔几缕被风轻轻吹起,在空中荡起轻波,坚毅俊郎的五官被灯光晕的更显得棱角分明,白皙的肌肤像被洗涤过一般晶莹剔透。他扬起手,把眼前吹乱的头发捋到了耳后,心里一直沉思着刚才颜妤的那席话。
  “按照我族规定,颜姬去世后,四大长老将汲取她的能量,封印在妖魄水晶中,以待找到下一个接班人后释放出来。但是没想到经过近千年的寻找,依然没有一个人能够完全驾驭颜姬的力量,注入者都会因为能量的反噬非死即伤。妖族没有了首领的保护,已日渐衰弱,其他异族乘机不断来犯,进攻我族,妖族内人人自危。”她眼里掩不住的恨意倾斜而出。

  “哼!咎由自取,想不到颜姬不在,你们竟如此的不堪一击”绛雷讥讽的冷笑道。
  颜妤没理会他的讽刺,苦笑着叹了一声,径直踱过他旁边,来到窗前,“四大长老经过协商,决定孤注一掷,借助玲珑血舍利,打开妖魄水晶,让颜姬重生。”

  “重生?”绛雷深深地皱起眉头,当初颜姬死后,他也曾用尽方法让她重生,可因为颜姬的本体不同寻常,每次都以失败告终。

  “对,重生!”颜妤突然加重了语气转身直视他,“四大长老将借助天地的灵气,用他们自己的魂珠,同筑五行八卦阵,为颜姬重塑三魂七魄,妖之身。”

  “当年你们费劲心思逼死她,现在会那么好心让她重生?”他满脸的狐疑,重生意味着什么,他们应该很清楚。

  “呵呵,我知道你不相信,其实颜姬的轮回一直都在长老的掌握之中。”

  “你说什么?颜姬转世过?”他突然一个箭步跨到她面前。“这不可能,我找了她一千年,她的转世我怎么可能找不到?”

  “她的魂珠被镇住,你如何能找的到?”颜妤苦笑了一声。

  “呵呵,我竟然没想到你们会封锁她的魂珠,看来我还是太低估你们了”绛雷冷眼扫了颜妤,阴冷的寒剑直刺入目。

  这突如其来的尖锐目光让颜妤不自觉的退了一步,内心微颤。稍微平复了情绪后,她声音略微低沉道“绛雷大人,现在说这些似乎没什么意义,我想救出姐姐才最重要吧。”

  顿了顿后,她语调恢复了正常“百年前,长老们突然失去了姐姐的踪迹,而且一直被镇压的姐姐的魂珠竟然开始慢慢变得透明,其中的魂灵正一点一点消失。长老们用尽了各种办法,三界之内始终寻查无果。直到一年前,妖魄水晶中隐约幻化出一个和颜姬极相似的魂灵。”她眼睛微抬看了绛雷一眼,“她在一个我们从未见过的地方,或者该说是一个我们从未见过的空间……”

  绛雷冷冷的看着她,“说下去”。

  “那里的黑暗气息很浓,我们妖族无法进入,四大长老经过多番努力,也宣告失败。”

  “所以呢?”

  “我们都知道绛雷大人是血族后人,拥有着黑暗中最强大的法力,所以我这次代表妖族特地前来恳请你帮助。”
  “帮助?就凭你这样的一番话?我凭什么相信你们?”绛雷提高了语气,双手背付身后,手心竟微微有些渗汗。

  “绛雷,我知道你恨我们”颜妤突然激动的走向前,双手握住他的肩膀,毫无畏惧的双眼直视着他“我何尝不恨自己,她是我唯一的姐姐,我唯一的亲人,当年我竟然没有能保护好她,阻止她自杀。你可知道这么多年,我的悔恨并不亚于你”颜妤越说越激动,眼泪不断从眼角流下“这是唯一的机会,唯一能让姐姐活过来的机会,我知道你们曾约定什么转世,可是只要魂珠被镇,我们根本就找不到她,即使找到,她也根本不是那个颜姬,你明不明白。绛雷,如果你真爱姐姐,难道你能忍心放弃这么好的机会吗?你可知道姐姐现在在受什么苦吗?”话还未完,颜妤忽然松开抓住他的双手,蹲下大哭了起来。

  “你……你知道她在哪吗?她在叱炼狱!叱……”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她在哪”未待她说完,绛雷突然抓住她的肩膀,强劲的臂力紧紧的扣住她。

  颜妤顺势被拉了起来,语气中充满了忐忑,哆嗦的回答道“她……她在叱炼狱”

  “叱.炼.狱”绛雷冰冷的重复了那三个字,一推放开了颜妤。

  颜妤站稳后,眼神中闪过一丝邪光,转瞬即逝,“你至今都还保存着姐姐的身体,我知道你忘不了她,以往种种是我们族人负于你们,还希望你看在姐姐的份上能够不记前嫌。只要你肯出手相助,我们发誓姐姐重生后,绝不再干涉二位的任何事情。”
  雷凝住眉毛,没有再说话。外面风雪在不知不觉间更盛,卷起了外面所有的喧嚣,只剩下未关的窗户在“吱吱呀呀”的作响,此刻显得异常突兀。

  颜妤没再说话,擦净了脸上的泪痕,静静地看了他一眼,取出了一块玉牌放在桌上“如果你愿意帮忙,那三日后拿着这块颜玉牌来妖族找我,我等你。”说完再次深深看了他一眼便消失在了黑暗中。
  绛雷站在那始终一动不动,一直冰冷的眼光渐渐燃起一丝生气。

  “雷,雷,咳,不要……不要报复妖族,你知道他们对于我就如同我的生命一样。咳……你等我,来世我一定会来找你,等我……

  耳边回想起颜姬在他怀里弥留时说的最后一句话,他们的死生契约。

  “颜姬,这次换你等我”他突然转头看向瓶中站立的人,婀娜而美丽,即使过了一千年,依旧还是像最初见到时的仙子一样出尘,只是双眼毫无生气的望着远方,嘴角依旧似笑非笑的微微开启。

等 三 章 走进妖族

  三天的狂风暴雪让整个城市变的透白,清凉中的寒气更深的侵入心底,洗洁着污浊的灵魂,当然如果可以洗净的话。  月色无法遮掩外面那一片夺目的光芒,想要轻埋却更加耀眼。

  妖族的门口,赫然站立着一个挺拔的身影,黑色的外套已经被白雪淹没了大半,面容隐在飞舞的乌发中,不得而见,可是那浑身散发出的凌厉气息,却让人不由得心底发颤。
  “我找颜妤,让她出来”,男子拿出一块玉牌放在手心里。
  “是,请……请您稍等”门卫被他冷峻的气质震慑的有点哆嗦,立刻踉跄的跑进去通传。他认得男子手上的玉牌,那是只有首领和长老们才配戴的贴身令牌,一般人根本碰都没资格碰。

  再次站在妖族门口,绛雷的心情有些复杂。一千年了,这一千年,他一次都没再回来过。

  他抚着门上的积雪,想起颜姬美丽温柔的身影“雷,你知道雪是什么做的吗?”

  “你说呢?”他宠溺的捋开她额前的头发。

  “嘿嘿,就知道你不知道”她顺势握住他的手,轻轻的抚摸着他细致的手掌。“雪是心里的思念做的,当一个人思念另一个人的时候,他的心里就会下雪……”

  “你终于来了”突然一个妖媚的声音从里面传来,生生打断了他脑中的思绪。

  一转眼颜妤出现在眼前,一身金丝长裙裹住玲珑的身体,肩膀上面各一裘白色的绒毛缠绕左右,长发被高高盘起,妖艳的脸上化着现下流行的烟熏妆。

  “族长”门口的侍卫纷纷恭敬的下跪。

  颜妤没理会他们,“嗯”了一声便满脸笑容的走到绛雷的面前。

  “我知道你一定会来的”她谄媚的走过来伸出手想帮他拍掉衣服上的积雪。
  “原来现在的你代替了颜姬做了族长”绛雷一个闪身,避开了她伸出的手。

  “呵呵”她讪讪的用手抚摸了一下头发来缓解自己的尴尬,“妖族不能一天不能首领,不然外族会侵的更厉害”

  “哎”颜妤深叹了口气,看向远方,“其实我也不是什么族长,只是他们这么叫而已,妖族除了姐姐,根本没人能够驾驭首领的力量”

  绛雷冷笑了一声,眼里的轻蔑毫不掩饰。

  “好了,不提这些了,长老们已经知道你来了,正在会客厅等你”。颜妤装作没有看到他的冷笑,依旧笑脸盈盈,摆出一个请随我进的姿势。
  雷没有再看她,径直的跟着她走了进去。
  这里已和从前大不相同,当年外表虽然是红墙砖瓦,可进入后就是一片葱郁的森林,大大小小的妖们都栖息在里面,吃着大自然赐予他们的天然水果,喝着露水清泉,他们在里面修炼生活,好不惬意。可是如今,地点未变,外观未变,只是里面早已面目全非。

  进入后,眼前是一条深不见底的长廊,墙上的壁灯泛着深幽的绿光,如同现代恐怖电影里所渲染的场景一样,有点诡异。

   一扫两旁,两只半人半兽的雕像分跪左右,左边的上半身是一具男性身体,低垂着头,长及地的金色头发掩盖了大半张脸,分明的轮廓若隐若现,紧皱的眉头不难让人看出他的痛苦。裸露的蜜色胸膛上一道仿若伤痕的深色裂痕顺着颈口直沿伸到下半身,那似牛非牛的下半身半屈着,膝盖以下完全是骨肉支撑。

  右边的雕像上半身是女性,下半身是一条银色鳞片覆盖住的长而粗的尾巴,盘旋而起,她双手环住头,脸部表情似乎因痛苦而扭曲着,嘴角斜挂着一道深黑色的血痕,一头嫣红的发像血瀑布一样散开在身后。

  绛雷挑了挑眉扫向他们,他们是当年被颜姬费了不少力气所收服,正是因为他们的诚服,才巩固了颜姬在妖族中族长的位置,从此再无人敢随便来侵犯,只是......

  “姐姐去世后,妖族实力大减”似乎看出绛雷心中的疑问,颜妤走到雕像前“各部族人竟开始公然对抗我们,他们两人乘机逃了出去,联合旧部不断进攻我族”顿了顿,她语气一转,恨恨的说“当年族内动荡不堪,我们一时疏忽,没有抵挡的住他们的进攻,杀了我们不少族人,更可恨的是他们竟残忍把族人的皮剥下来挂在我族门口”,说道这里,颜妤突然用手狠狠的按住左边雕像的头,一道鲜血顿时从胸口的裂缝中溢了出来。

  “呵”绛雷冷笑了一声,直接走了过去。

  越过一个长的走道,一座形状奇特的高楼盘旋在面前,有点像塔,下宽高窄,楼上挂着一块金灿灿的匾额,上面龙飞凤舞的雕刻着两个字——“幻城”。

  绛雷眼睛直直的看着这两个字,口中喃喃自语“幻城、幻城”。

  “幻城”颜妤看了看他,随后抬眼看着匾上的字,眼里流露出回忆的神情,“幻城,当年姐姐为这里所起的名字,我们一直都未更换,毕竟这里是姐姐从小一直生长的地方,也是她最爱的地方。”

  绛雷的右手紧紧的握了握,指甲深深的陷进手掌中,眼中光泽闪了闪,随即一片黯淡,撇开眼神不再看,直接向里面走去。

  这座楼的建造的很奇特,整个空间盘旋着向上延伸,每走几十步就会看到一扇一模一样的漆红色木门,上面雕刻着一张闭目漆黑的面具。

  “这里一共有九九八十一道门”颜妤边走边说,“每个门里面都是一模一样的摆饰,也是当年按照姐姐的意愿所建造的,姐姐说希望幻城像一座迷宫,我们在迷宫中行走,却不可以迷路……”

  绛雷似听非听的继续向前走,其实以他们两的实力本可瞬间到达目的地,但是颜妤似乎想要唤起他曾经的回忆,不断跟他介绍着妖族目前的状况,而绛雷也似乎在其中不断感受颜姬的影子。

  他们辗转经过了曲折的楼道,在最高处一道硕大的银绿色扇形门前停了下来,门的左右两边分别树立着两根高五米左右的金柱,上面灿灿的光乍一看有一些刺眼,门上横七竖八的雕刻着数十张形态各异被扭曲的面孔,唯一相同的是瞳孔全部都是漆黑空洞的,仿若无底洞般。

  颜妤伸出右手的两根手指,停放在中间最大面孔前,闭上眼睛,默念了一段咒语,指间顿时窜出两道银色的光芒,深深地如利刺一般的扎入两个瞳孔中,两道深红的血泪顺着眼眶倾泻而出,门在一瞬间消失了,一个慌张的声音从里面传出“不好,颜姬那边似乎出问题了……”

  第 四 章 四大长老

  门消失的瞬间,一个慌张的声音从里面传出“不好,颜姬那边出问题了”

  声音响起的瞬间,颜妤立刻闪了进去,绛雷紧跟其后。

  他们瞬间移动到一个巨大的树前,茂盛的树叶遮掩着大片的土地。树下一张方形石桌前,四个身材修长的男子正弯腰聚首在一起低语着什么,声音太低无法听见。

  颜妤恭敬地站在一旁默不作声,绛雷也没有说话,只是冷冷的扫视了一下四周,碧绿的草地幽幽的泛着绿光,露水湿润着从上面滑落,晶莹的闪现,一些小动物不停的在草地上窜来窜去,有几只甚至停下来,眨着一双碧绿的眼睛盯着绛雷,并时不时的互相叽叽私语。

  绛雷知道自己进入了妖族的核心地带,他曾经听颜姬说过,为了防止自己的幼子在进化前被异族伤害,他们会一直待在这里修炼学习,直到成年后用足够的能力幻化成人形保护自己和自己的族人。这里是幻城最安全也最隐秘的地方,保有最原始的森林模样,这样幼子的戾气和野性不会被磨灭 ,有助于他们自身的修炼。

  几分钟后,桌前的四个人直起了身体,互相凝视对方,眉头紧皱着。

  “长老,绛雷大人到了”颜妤尊敬鞠了个躬。

  “知道了”其中一位应了一声,但并未回头。

  绛雷不动声色的看了他们一眼,随后被四个人之间的一块菱形水晶所吸引,水晶里正不断变换着颜色,青、紫、黄、绿,蓝,每种颜色里面似乎都含有一颗五芒星。

  这样持续了大约一分钟,四个人忽然齐齐转身,面视绛雷,双眼如同扫射一般的打量着他,只是眼神中夹杂着太多东西,有不屑,有畏惧,还有猜测。

  绛雷心里冷哼了一下,眼神没有躲闪,坚毅的迎向他们。

  经过了近千年,那四个家伙的相貌一点都没有改变,还是和千年前一样年轻,只是额头上那唯一象征他们年龄的印记又多了二道,黑色的三道印记深深的印刻在上面。四人有着近乎相同的颀长身高和体型,分别穿着红、橙、蓝、绿四色的绸缎长袍,中间一根白色腰带紧系,一块代表他们身份的玉牌隐隐的悬挂在流苏之中,他们身后对应的四色头发如瀑布般倾泻而下,在这里的自造光下微微有点耀眼。

  妖族之人当修炼到一定境界时,他们的外形将会永远停留在人类20岁的模样,年轻朝气。除非遭受到严重的创伤或者到了即将垂死的那一刻,他们的容颜才会变得和他们的年龄等同。一般情况下他们死后,力量源会直接被大自然吸收融化,转变成新的能量,如风如雨一般的存在于自然界中,那时他们的身体因能量的流失无法负荷自然晶体压力,瞬间衰老成原本的模样。然而,到了族长和长老级别的,因能量修来不易,所以会借助外物汲取封印,然后注入到下一位能够驾驭者的身体里。当年颜姬能量被汲取时,绛雷强行给她的身体注入了自己的血液保持身体的瞬间不变,然后立刻将她置放于万寒山的冰魄中封存,所以颜姬的容颜未有任何改变。

  “绛雷,好久不见!”绿衣长老赫尔率先打破了相互的沉静,他是四大长老中最年轻的一位,当年和绛雷关系也相对亲近一些。

  “哼!喊我来就是为了说这废话吗?”绛雷冷哼了一声,很不客气的回道。

  “当然不是……”赫尔刚想说些什么,忽然被绛雷打断了。“有什么快说吧,别再浪费时间,我们之间还没到可以互相问候的地步”

  红衣长老赫冥挑了挑眉,拦住了准备继续说话的赫尔。

  “想必颜妤已经把事情的大概都告诉你了,颜姬的魂灵不知怎么到了叱炼域,那是世界上黑暗气息最浓最重的空间,如果想颜姬复活,就一定得把她的魂体带回来,让它与魂珠再次融于一体。但是那个空间由于黑暗气息太重,普通人根本无法进入,我们这次邀请你来,就是希望能够借助你的能力。”

  这时众人把目光都集中在不语的绛雷的身上,颜妤看了看他,突然开口问道:“长老,刚在门外我们好像听到说族长出事了,她怎么了?”

  这句话果然让绛雷的目光完全聚焦到了赫冥身上,他轻叹了一声,“黑暗空间,不是普通族类能够生存的地方,颜姬的魂珠虽然被封,但是她的灵魂晶体依旧是妖类,这是无论转世多少次都无法改变的。刚刚她的魂珠色泽突然又黯淡了一些,变得更加透明,这就是她在那边灵体排斥的表现。如果她继续长时间的待在那里,将会形神俱灭,那时她的生命将再无转机。”

  “什么,那她现在不是很危险?”颜妤脸上出现焦急的神色,紧张的看着对面的四大长老。

  “不错,所以必须快点救出她”

  “如果颜姬形神俱灭,那么被你们封印在妖魄水晶中的力量将如何?”一直沉默的绛雷突然开口问道。

  “会完全消失”橙衣长老赫易回答道,“我们先祖们修炼的能量将会完全回归于大自然,无法再凝聚”

  绛雷冷笑了一声“这个才是你们真正的目的吧”他轻蔑的看着他们,“以为逼死了她,就能够得到她的能量,可没想到她的力量不是一般人可以驾驭的,反噬的力量让你们在这一千年里老了两千岁!”

  “我们没有,你误会了……”一旁的赫尔刚想反驳辩解。

  “不用解释”绛雷打断了他的话“你们额头上的印记就是最强有力的证据。”这句话一出,四大长老顿时面色铁青。

  空气顿时像被冰冻到了极点,紧张的让人有点窒息。

  “咳咳!”站在一旁一直不语的蓝衣长老赫梦干咳了两声,打破这僵硬的气氛。

  “看来我们这次是找错了人,既然你不肯帮忙,我们只有另想办法,如果上天注定我族灭亡,那么我们也只能顺应天意。至于颜姬在那个空间能活多久,只能看她自己的造化了,只怕终究逃脱不了形神俱灭的下场。”

  “你想用颜姬要挟我?”绛雷挑了挑剑眉。

  “岂敢!我只是在把结果提前说出来,颜姬的确拥有我族有史以来最强大的能量,能够保护我们种族的也的确只有她,但是纵使她再强大,在叱炼域也不过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人,即使她在那里能捱到形神俱灭的那一刻,估计她在这段时间里也不会那么好过。”

  “什么意思?”

  “我想你可能还不知道,在那边,她已经完全被暗黑之王弩夜控制,只怕现在正过着生不如死的生活。”

  “你说什么?弩夜?”雷一个箭步上前突然紧紧地拽起赫蒙的衣领,浑身散发出凌厉的杀气。

  速度之快让赫蒙有些措手不及,强劲的臂力使他不由得皱紧了眉头。

  “我说她现在已经被暗黑之王弩夜控制,可能正生不如死。”赫蒙虽然被他瞬间爆发出的杀气有点震慑住,但却没有露出胆怯。

  “弩夜!颜姬竟然在弩夜手里。”提起弩夜这个名字,绛雷低沉的声音中含有难以掩饰的怒气。

  “你认识弩夜?”一旁沉默的赫冥直盯着绛雷,显然刚他的态度有些过于激烈。

  绛雷没有理会他,手心越握越紧,细长的黑色指甲深深的扎进了肉里“继续说!”

  “呃,据我们调查所知,暗黑之王在叱炼域一向以残暴至极著称”赫蒙边说边试图松开被绛雷紧拽住的衣领。“早在数千年前,为了登上王位,他不仅亲手杀死他的亲身父亲,更连同一族所有的兄弟也相继杀光,其残忍手段和凌厉的作风令所有人胆寒,这些是我们所了解到的全部情况。”

评论 共0条 (RSS 2.0) 发表评论

  1. 暂无评论,快抢沙发吧。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

联系我 Contact Me

标签云 Tag Cloud 更多...

回到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