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触死亡 ‹ ‖漫舞·流年‖

首页 » 墨笔生辉 » 细水长流 » 阅读文章

接触死亡

2010-06-05 09:43 1056 0 发表评论

  昨天去见了二叔,或许是最后一面。还未进房间,就听到二叔嘴里很大声的不停喊着几个我没听过的人名。
  当看到我和爸后,他两眼瞪得大大的,我知道他根本不认得我是谁。瘦的只剩下骨头的脸,两眼深深的凹陷着,然后有一句没一句的回答着爸爸的话。
  那个房间我没有多留,看了一会就去了旁边的小屋。
  我对大姐他们说二叔眼睛瞪得大大的看着我们,他们惊讶的说“怎么可能,他的眼睛一直紧闭着,怎么弄都弄不开”,我爸说真的,他眼睛睁开了,于是他们都跑了过去,然后叹了口气,是回光返照吧,眼中的神彩在慢慢消失。他们说前天他就不行了,连脉搏都开始消失,任何人怎么喊他,他都没有反应。突然小哥从外地赶了回来,大声了喊了他,他发出很大一声“嗯”,然后一口气终于缓了过来,他们都说原来他一直在等小哥。
  坐在小屋里,他们跟我说二叔的状况,我有些心不在焉,心里有些害怕,因为此刻我的耳朵里全部都是二叔很大的声音“大香,大香,妈妈,爸爸……”,我问他们大香是谁,他们说自己也想了很久,才突然想起大香是二叔的堂兄弟,已去世很久。然后他们说大香一定是来带他走的。
  我感觉自己的腿有点发软,呵呵,我是一个爱看恐怖小说的人,自认胆子非常大,可是不知为什么在那边我能明显感觉自己有些害怕。我爸看我脸色发白,说,“一会送你回去吧,然后我再过来”,我摇了摇头,逼自己撑着。
  这是我第一次如此贴近的感受到一个人快要死亡,虽然二叔已经82岁,都说是喜丧,可是看着好好的一个人突然就要去世,那种压迫感还是深深的纠结在心底。
  爷爷去世时,我刚满月,什么都不知道。奶奶去世时,我七岁,唯一的印象只是奶奶躺在床上,大家都跪在地上。外公去世时,我上六年级,那是我最伤心的,因为外公最疼我,脑溢血,夜里的突然死亡,让我连最后一面都没有见上。
  之后很多年我再没经历过自己亲人的死亡,于是便自然而然的觉的死亡这东西离我身边所有人都很遥远。可是昨天,我深深被震住了,那一刻才发现原来人真的真的脆弱如此。
  回去后,心情依旧难以平复,有害怕有不安有难过,想起二叔口中不断叫唤的人名,想起他们说人死时候会有人来带的,我上Q,问了蓝沙,蓝沙说,带一个人走的人要么是自己最爱的要么是自己最恨的。我沉默,最爱与最恨在人生的最后一刻原来全部都一样。

评论 共0条 (RSS 2.0) 发表评论

  1. 暂无评论,快抢沙发吧。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

联系我 Contact Me

标签云 Tag Cloud 更多...

回到页首
苏ICP备1104179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