魅影——(5-6章) ‹ ‖漫舞·流年‖

首页 » 墨笔生辉 » 练笔小说 » 阅读文章

魅影——(5-6章)

2010-06-27 16:49 1116 0 发表评论

这次更的慢了点,晚上把时间都花在看足球和小说上了,所以没怎么动笔,这次写的每一章都不会低于2000字,也算给自己的考验与练习了。

第五章

  绛雷没有说话,松开了赫蒙,深邃的瞳孔中一丝复杂的眼神一闪而逝。

  弩夜,他怎会不知道这个人?他怎么会不知道他的性格作风?那个残暴,怪戾的男人,那个害他变成如今模样的男人,他怎会不了解……

  “绛雷”,离他最近的颜妤不知道此刻看似平静的绛雷脑海中早已掀起了万丈波涛,走过来凝视住他深邃的双眼,“绛雷,我知道你对姐姐一直都是有情有义,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年,你还完好保存她的身体,这份真情让我真的不得不感动。现在我们大家都把以往的种种放下,好不好?无论谁对谁错,过去的事实谁都无法改变”她双眼动容,沉沉的哀求毫不遮掩地溢出眼底,“如今这是个千载难逢的机会,难道你不希望姐姐复活吗?就算你不把我族的生死放在心上,难道你也不在乎姐姐了吗?姐姐在叱炼域一天,就会痛苦一天,难道你真的忍心看到姐姐在那边受煎熬,然后魂飞魄散吗?”说到最后,颜妤激动的双肩微颤,眼角泪光闪烁。

  “是啊,绛雷”赫尔此时也走了过来,“当年……”

  “别再说当年,我们之间不需要叙旧”绛雷冰冷阻断赫尔的话,毫不理会赫尔此刻脸上刷红的尴尬,“直接把你们的计划说出来吧”喉中发出的文字令在场所有人精神一振。

  最年长的赫冥捋了捋挡在前额的红发,挡住准备继续说话的赫尔,右手在空中划出一道圈,红光一闪,桌上的水晶球瞬间捧在了手上,“叱炼域是我们所知道的最阴最黑暗的空间,想要顺利进入其中,即使是你,也必须配合时利,否则进去者会被卡在黑暗隧道中,进退不得,然后一点一点被吞噬,永远留在其中。这是进入叱炼域最大的困难。我们算过,过几天就是人间的正月十五,那一天空间黑暗气息会非常薄弱,只要在黑暗气息最弱时,撕开空间缝隙,那本身就是黑暗魂灵携带者的人就可以进入其中,并有60%的机会穿过那条主宰命运的隧道。”

  顿了顿,他手中的水晶球光芒更盛,一些身影隐约其间“进入后我们将会通过妖魄水晶来观察你们的状况,待到合适机会,我们会再次集合力量,打开通道,助你们顺利回来”

  绛雷冷冷的听着没有说话,颜妤也不再说话。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一分钟,两分钟,十分钟过去了,绛雷依旧没有说话,秋风深潭一样的眼睛里,有银色的光芒微微闪动,轻风拂过,吹乱了他的发,有几缕遮住他的目光。

  无论是否是陷阱,也该一探而入,只为颜姬。

  颜姬,你等我。  

  “十天后我会准时来这里。”仿佛下定了决心,绛雷晶莹剔透的面色似乎放射出惊人夺目的光芒,就算再次遇见弩夜,我也要救出你。

  “那我们做好一切准备等你!”赫冥对上绛雷略微颤动却并不易察觉的眸光,直到绛雷的身影完全消失。

  “呸,什么东西,那么嚣张!”赫易狠狠的咒骂了一句“哼!如果不是颜姬力量的反噬,我们的功力也不会被削弱五成,那些种族又如何有机会来侵犯?”

  “就是,他有什么好拽的!”赫尔点头附和道。

  “够了,都给我闭嘴”赫冥突然喝道。“现在什么情况了,你们还有精力在这边说风凉话。都快去准备准备,十天后我们只能成功,不能失败!”

  “是”他们泱泱的应和了一声,随即一闪便消失了。

  命中是否真有注定?原以为可以永远摆脱那段恐怖的记忆,原以为今生今世再不会与那有任何交集,却没想到命运的齿轮再次倾轧而来,颜姬的转世竟然会出现在“叱炼域”。
  绛雷站在雪中,一动不动,黑色的外套在白雪中显得异常突兀,自从答应了妖族,他的心情始终复杂忐忑的难以平复,多少年未曾起过的波澜似乎积聚在一起,突然掀起了层层海啸,一遍又一遍的冲刷着他的记忆最深处。
  “叱炼域”——一个让他永远都不愿忆起的地方。
  “想逃?你以为你能逃得掉吗?”男人的下巴被一只手狠狠的捏住,强劲的劲道仿佛要捏碎他的骨头,硬扭着抬起他的头,对上一双暴戾的血红色眼睛。嘴角一道褐色的血痕在强劲的力气下再次被血液充盈。

  他的双手被反握地压在身后,无法动弹分毫,只能用眼神传达此刻的愤怒。
  “你给我听好了”高高在上的那个男人像头浑身充满危险气息的野兽一样直视着他,嘴角勾起一抹看着猎物时的邪笑,“你是我弩夜的玩偶,从头到尾全都是我一个人的,所以别想离开我,除非......”不知为什么,这个骄傲倔强的男人总是能在不经意间撩起他的征服欲,让他卸下一直伪装的懦弱,露出最真实的犀利与残暴。他突然松开紧握住他下巴的手,转而用手背轻抚他苍白刀削的脸庞,不理会那双目中可以燎原的怒火,俯下身子,将他顺势压在身下,嘴唇贴住他的耳朵,暖暖的热气让男人不禁有些颤抖。“除非我厌倦了你,想要杀死你。”
  “够了”男人在他的身下挣扎着扭动身体,“你到底想怎样,痛快点说出来”

  “我想怎样?”弩夜面不改色地重复着他的话,嘴角笑容更盛,“哈哈,你竟然问我想怎样?”说完后笑容一敛,老鹰一般锐利的眼神紧紧的盯着男人“我还没想好”

  “你”男人的怒火完全被撩起“放开我,混蛋”

  “啪”一个清脆的巴掌声响起,狠狠地没有任何预兆的五道血痕落到男人的脸颊上。

  男人被打的有些晕,一下失去了所有动作和语言,只剩下脸颊火辣辣的疼痛,有股腥甜液体顺着鼻翼和嘴角流出。

  发懵的一瞬间,那个俯视苍生的骄傲男人突然再次勾起他的脸,用手背舔舐刚才新添的伤痕,轻柔地让人产生一种情人间抚慰的错觉,可随后而来的力道却把这种感觉狠狠的撕碎。

  “咳咳”男人的意识突然恢复,他狠狠地别过脸,咳了几口血出来。

  “别挑战我的耐性”弩夜挑了挑眉,轻佻的低头看着这个浑身伤痕却依然倔强不认输的男人“我要的是个绝对听话的玩具,看来你还要再好好学学”

  “我呸”男人抬起头,将喉中积聚的一口血全部吐到了弩夜的脸上。弩夜一下没反应过来,被吐个正着,血水顺着他坚毅的眉毛、眼角,鼻尖、唇边向下不停滑落,滴在纯白色的长袍上展开了一多傲然的花。

  “哼”冷哼一声,弩夜出奇的没有动手,冷冷的看着身下的男人,眼眸里火焰般的怒火开始炙热的燃烧起来。

  “来人”

  “殿下”两名身着铠甲的卫士走了进来,恭敬的半跪在地上。

  “我的鲁尔卡一定饿了,把他带下去,给鲁尔卡好好饱餐一顿”弩夜说完,从被压迫者的身上站起,捋了捋额前的长发,掏出白色手帕擦了擦脸和手,慵懒的嘴角玩味的轻笑着,直到男人被完全拖了出去。

第六章
    “我的鲁尔卡一定饿了,把他带下去,给鲁尔卡好好饱餐一顿”弩夜说完,从被压迫者的身上站起,捋了捋额前的长发,掏出白色手帕擦了擦脸和手,慵懒的嘴角玩味的轻笑着,直到男人被完全拖出去。
  “笨蛋”看着消失的背影,弩夜从口中冷冷的蹦出两个字,随后不知想到了什么脸色一沉,挥手招来了另一名侍卫。
  “放开我,你们放开我”绛雷被毫不留情的架住肩膀,身体虽然有些软弱无力,却始终没有放弃挣扎,不停的扭动着。双腿耷拉在后,被拖了很远,经过的路面划出两道曲折的诡异。
  “啪”一个巴掌狠狠拍在他后脑勺上,一个侍卫面对他的反抗有些很不耐烦“你给我老实点,少动来动去的,一会有你好受的”
  “你们这两个混蛋,快放开我”虽然被打,但绛雷并不是被打后就会学乖的人,他挣扎的更加厉害,胳膊和身体加大了扭动的幅度,让两个压着他的人有些臂膀倍感吃力。
  “你找死”鲜少有人在听了弩夜的命令后还敢如此挣扎的。“啪啪”两声清脆的巴掌响在绛雷的脸上,力道之大让他头脑一阵发懵,片刻的时间竟忘了挣扎,五道红色指纹深深的烙印在上面。
  直到来到一扇黝黑的铜铸大门前,其中一个侍卫突然松开他的胳膊,任他失去平衡的跌倒在地,走上前有节奏的拍了门两下,一个暗隔“哗”的一声从门背后被拉开,露出两只充满死气阴森的眼睛,“谁?”
  “弥陀,快开门,是我们,塔尔塔文,奉殿下之命,送个小鬼过来”
  暗格后的死沉眼睛对着两个侍卫淡淡地扫了一眼后,集中到他们后面拖着的人身上,明眸皓齿,眉清目秀,白皙的肌肤虽然有了不少伤痕,但还算保持完好,这样还算无暇的肌肤让他的眼神骤然一亮,一丝虐笑从眼底阴阴地掠过。
  “咯哒”,门闩一动,随着吱嘎一声,一阵霉酸味窜了出来,呛的门口几个人都有些皱眉。
  “进来吧”低沉的声音夹杂着某种不易发觉的兴奋,好似来自地狱深处一般,让人听了身体不自觉的发颤。
  绛雷的神智在闻到那阵让人作呕的气味后已经慢慢清醒,被强行拖入时,他抬起眼打量这个心底已经认定为地狱的地方。只是光线太暗,无法看清楚,只隐隐能感觉出四周布满了刑具。
  “啪”轻轻的火折子一闪,这里的光线提亮了一些。果然如他所想,四周布满了各种刑具,有烙铁,铁链,枷锁,粗长的皮鞭以及一些他见所未见过的东西,深灰的墙壁上面满是未擦净的血迹,一层一层叠加在一起,泛着让人恐惧的狰狞气息,让绛雷的眼神不自觉的颤抖了一下。
  “殿下吩咐,让他做鲁尔卡的食物”塔尔狠狠的把他往地上一扔,“臭小子,一路上拧的老子手都酸了”。
  “哦?”弥陀一瘸一拐的踱着细步缓缓地向绛雷靠近,然后突然俯下身体对上他有点发颤的双眼,粗糙的满是裂痕地脏手从他白皙的脸庞轻轻地划过,完全没有理会绛雷的挣扎。
  “啧啧,这么好的身体当食物,真是可惜”弥陀咂了咂嘴,身体俯的更低,眼睛里的寒光直逼绛雷的眼睛,舌头从口中伸出恶心地舔舐了一下干裂发黑的嘴唇。
  “哼,弥陀,可别怪咱没提醒你,这个人殿下可上心的很,你可别打什么歪主意”塔尔看到他的模样,冷笑了一声。
  “那是自然,那是自然”口中虽然应着,但是眼里猥琐的神情却未有丝毫减弱。
  绛雷被他看的头皮一阵发麻,不觉挣扎着向后退了一些。
  “啊••••••”此时突然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声从内里传来,猝不及防的绛雷吓的身体猛然一惊,他转动着不安的眼睛四处寻找。
  “啊”又一声更大的嘶叫声传了出来。
  声音的来源似乎是在里侧更加阴暗的房间,由于烛光照亮的地方有限,无法照到那么远,绛雷只能感觉。
  “啪,啪”随后传来什么东西狠狠敲击地面的声音,像是鞭子又像是......
  “哎,鲁尔卡今天似乎不太高兴呢”弥陀直起身子,眼睛从绛雷身上挪开,斜着看了一下里面昏暗的房间。
  “啊......啊......”声音越来越大,也越来越凄厉,伴随而至的“啪啪”声频率也越来越高。
  正当这些声音搅的绛雷心绪越来越乱,身体越来越颤抖时,突然一切噶然而至,寂静无声。
  “这么快就结束了?”塔尔和塔文不以为然的耸耸肩,显然他们对里面发生了什么很清楚,语气里满是还没听过瘾的失望。
  “嘿嘿,如果想听,你们可以申请到这里来当看守啊,这样就可以天天听了,嘿嘿嘿嘿”弥陀咧开嘴露出黑漆漆空洞的嘴巴阴笑起来。
  “哼!”塔尔不屑的冷哼了一声,露出鄙夷的神情扫了一眼弥陀和绛雷。
  “变态”绛雷心理狠狠的咒骂了一句,但随即想到自己接下来恐怕将会面对一个极其可怕的怪物时,眉眼间还是充满了忐忑的。
  “好了,人已经交给你了,我们该回去复命了”塔尔挥了挥袖,手往腰侧的刀柄上一按,便头也不回地往门口走去,临走时嘴巴里还唧唧歪歪道“什么鬼地方,真够呛的”
  “嘿嘿嘿嘿”弥陀冷笑着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直到漆黑的大门重新关上,把一切都封锁在被晕黄打亮的漆黑中才转过头,对着绛雷绽放出比魔鬼的哭泣还可怕的笑容,使原本就萎缩的皮肉全部都挤到了一起,弯出一道又一道深深的鸿沟,然后一瘸一拐的靠近他。
  绛雷看着他充满猥琐的眼神,浑身的肌肉都绷紧了起来,不断的撑着手向后退,手在背后摸索着能否找到什么可以充当武器的东西,直到被逼近墙角,才摸到一根坚硬的类似棍子的东西,悄悄地把它当成救命符一样地攥紧在手心里。
  “嘿嘿嘿嘿,小羊羔,你能逃到哪去呢,嘿嘿嘿嘿”弥陀把他的每一个动作都尽收眼底,他在这边已经几百年,这里的暗黑,他早已适应,即使不看,对每一寸地方每一件物品也完全了如指掌。他像看一个玩偶一样看着绛雷所有愚蠢的动作,嘴角的笑容更盛。
  “可恶”看到他笑,绛雷就浑身发寒,突然他眼神一紧,猛的抽出棍子,使出浑身力气打向眼前这个肮脏恶心的人。
  “咚”可惜还没完全抽出,绛雷就会棍子的反弹力一拽,自己整个人都被反冲狠狠撞到了墙上,胸口一震,一股腥味冲出了喉咙。
  “嘿嘿嘿嘿,你很不乖嘛”弥陀抬起干枯的手指,从他的嘴角喷出血的地方划过,然后放到唇边,伸出黑色的舌头舔舐了一下,说出让绛雷更恶寒的一句话“你的味道不错!嗯,肌肉还算结实,韧度也够,嘿嘿嘿嘿,很符合鲁尔卡的胃口,只是可惜了这么好的一身细皮嫩肉,啧啧啧啧,殿下还真舍得。”
  “呸,你这个魔鬼”绛雷忍住又要反冲出来的胃酸和血腥,狠狠的咒骂着。
  “魔鬼?我会让你见识什么是真正的恶魔的,嘿嘿嘿嘿,来人,带他进去”

评论 共0条 (RSS 2.0) 发表评论

  1. 暂无评论,快抢沙发吧。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

联系我 Contact Me

标签云 Tag Cloud 更多...

回到页首
苏ICP备1104179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