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姐和我们,谁才是丑角? ‹ ‖漫舞·流年‖

首页 » 墨笔生辉 » 碾尘心语 » 阅读文章

凤姐和我们,谁才是丑角?

2010-07-14 11:04 955 0 发表评论

  博客被攻击后,花了大半天时间终于弄好并升级了,除了一些图片表情跟之前有些出入外,其余倒恢复了原先的模样。有人问我是否得罪了谁,才会被人攻击,思来想去,一个虚拟的网络,能得罪谁?
  前几天在网上无意中进到了凤姐的博客,好奇心的驱使下,她的文章我一篇篇看了,包括很多诗歌。从诗歌而言,如果那些真的出自她本人之手,那么不可否认的,她的确有文采,我,可能还有很多人看了都自叹不如。当然不排除有专业团队炒作,只是对我们这些小百姓而言,是写手所写还是她本人所写,意义并不大,顶多也就是在茶余饭后再嚼一块口香糖然后吐掉罢了。
  和很多人一样,当我在网上视频上听到凤姐的雷言雷语时,着实被震惊了一下,见过自夸的,但是真没见过如此自夸的,还有她那些苛刻的征婚条件,真让人不敢相信这是出自一个女孩之口,而且还是如此相貌平平,如此平庸的女孩。
  如果我说自己从不戴有色眼镜看人,那是不可能的,我也不过俗人一个。于是对于凤姐,我自然而谈地把她归于“丑角”一类,和当年闹的沸沸扬扬的芙蓉画上同等号,两人都不过是网络发展中衍生出的必然品,或者是偶然品?总之不论怎样,她们也确实让我们困乏的网络生活增添了一丝丝的乐趣,损人和嘲人的乐趣,而我们乐在其中。
  可是把凤姐博客里的文章翻看的越来越多时,我却隐隐有了一种不可思议的感觉。“当我们把她当成丑角一样嘲讽时,是否在她的眼中,我们也是个丑角?”
  我们嘲笑她的无知,不知天高地厚,可想想她终究一个不过二十几岁从农村走出来的小丫头,一个未见过太多市面的小丫头,对于她的一些豪言壮语,我们又何必紧紧抓住,然后以高高在上的姿态加以攻击指责甚至怒骂。难道那种自认为自己是全世界最优秀的人的这种想法在你我的脑海中没存在过?难道那些幻想着有个白马王子的梦,大家都没做过?我承认我做过,当梦想还没被现实深深挫败之前。
  既然这样,我们又何必对那样一个小丫头强加指责?只是因为她敢想我们所想,敢说我们不敢说,敢做我们不敢做?还是因为她的行为亵渎了我们最最纯洁的梦想?
  当然,我承认她的大胆和勇气,并不表示我赞同她的做法,只是也许我们可以更宽容一些对她,对这个变异世界变异出特别人。
  凤姐的有一篇文字,我印象很深,标题是她实现了的愿望。她说两年前,她到上海时说要坐火车去,回来要做飞机,结果两年后重庆电视台为她买了来回机票。之后在节目中说喜欢知音,结果知音对她做了专访。还有刚到上海时候,将月薪定位为税后一万五千元,被很多公司引为笑柄,之后一降再降,在家乐福某月月薪:1524元,可是现在应该没人认为她不值一月一万五了吧。
  看到这个,突然觉的很是嘲讽,对象是自己。无论过程怎样,她至少自己的愿望一点点实现了,而我们这些人这么多年庸庸碌碌的过去了,我们的目标究竟在何方?我们又向着我们的目标走了多少步?继续匍匐前行还是早已停滞不前,将一些淹没在挫折长流里?然后坐在电脑前,嚼着口香糖噼里啪啦的数落着别人的出格,看别人的丑角表演。
  嘲人者变成自嘲者,我们的媒体娱乐着这个变异的怪圈,而我们自己娱乐着这个变异的世界,然后在自娱自乐中貌似精彩的旋转上一个弧度,在嘲讽中等待着下一个丑角的诞生,然后再一次以完美正常的姿态出击。

评论 共0条 (RSS 2.0) 发表评论

  1. 暂无评论,快抢沙发吧。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

联系我 Contact Me

标签云 Tag Cloud 更多...

回到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