朗诵“红颜,在指尖上曼舞” ‹ ‖漫舞·流年‖

首页 » 有声诺北 » 音悦朗诵 » 阅读文章

朗诵“红颜,在指尖上曼舞”

2010-12-08 12:25 1105 0 发表评论

活动中迎战的朗诵

 

这篇文字一直是我蛮喜欢的,这还是第一次读。

  “山青青 水碧碧 高山流水韵依依 一声声如泣如诉 如悲啼 叹的是 人生难得一知己 千古知音最难觅。”对红颜的了解,最早起源于电影《知音》,那个时候,知道男女之间除了夫妻和朋友外,还有一种感情可以称之为红颜,是一种介于夫妻和朋友之间的那种感情。 
  西方的情人节传入东方这个古老的文明国家的时候,人们才发现,原来介于夫妻和朋友之间的感情还可以细分,从有性的情人,到无性有情的知己,以及朦胧模糊的第四类感情,细得让人眼花,浪漫得让人忘返。 

  不知道这是谁的发明,只看那缠绵旖旎的文字,如泣如诉的悲怨,就知道在感情的世界里,没有赢家。

  “谁念西风独自凉, 萧萧黄叶闭疏窗, 沉思往事立残阳。 被酒莫惊春睡重, 赌书消得泼茶香, 当时只道是寻常。”记得清代大词人

纳兰容若曾经写过这样一首流传千古的名词。第一次看见,是在一个朋友的文章里。悲凉凄楚的文字,让我不忍心看下去。做情人红颜的女子,大多是女人中的极品。假如没有偶然的邂逅,也许会在平淡中幸福地度过一生。做个幸福的小女人,应该是绰绰有余的。 

  天嫉红颜,让之薄命。由于天生的丽质,聪慧的灵秀,使得这些容貌娇好、气质若兰的女子在茫茫人海多了际遇,从此也踏上了情感的不归路。    

  也许,男女相遇的时候都是在不经意之间,畅所欲言、倾心而谈,为家庭、为工作、为学习、为烦琐沉重的人际关系。等到发现彼此有了牵挂的时候,已经到了在感情上谁也离不开谁的地步。曾经理智地躲避,又在默然中贴近。一次次,魂魄碰撞,心灵相通,心海已无距离。 

  红颜妙曼地舒展着广袖,翩跹起舞。颦笑间,凝聚了人世间最美好绚丽的色彩;婀娜中,诉说着缠绵的幽思。这旋转的霓裳,只有心灵相通之人能够欣赏出极品的韵味。轻轻的一声鼓励,足以慰籍多日的相思,但也仅限于此。此时,在感情的舞台上,可以说是达到了最美妙的境界,但不是高峰。 

  因为相知,所以贴近;因为贴近,所以陌生。难怪有人说“做红颜知已,最重要的是恪守界限”,很有道理。知己就是知己,不是自己。所以,在做知己的时候,给 自己留些做人的尊严,留些朦胧的神秘。也许这样会好些。做知己不能做到十分,十分的知己反而会因为太了解而厌倦。  知己,是默默相守的那种,一切全凭心去把握判定。而世界上,最难把握的就是心思。在红颜与情人之间,很难有清晰的界限。进一步,情人;退一步,朋友。可以说,在感情的世界里,做红颜知己,真的好难。 

  且不说彼此在感情之外还有家庭要照顾,单就心路历程的沿途的风景,就足以让人伤怀。也许是无意,也许是随心,只那么轻轻地旁视,就足以让柔弱的花瓣颤抖。更何况,迤俪幽径,还布满坎坷荆棘陷阱。 

  无端的事情太多,更兼顾风和雨。在狂风暴雨中,也许能更容易理解。但在绯迷霓虹中,能有几人清醒?只怕在酒醉之后,把红颜的挚爱看成自私。有人说,女人的心思是很细密的,女人的感觉是很敏锐的。确实如此,只不知道这样的感觉是好是坏?一句话,一个细小的动作,甚至一声问候,就足以感觉出来。心与心的距离是靠心去感受与呵护,而不需要用语言来说出来的。不知道女人的这种独特的天赋是

幸?还是不幸? 

  红颜,是睿智中的糊涂,是糊涂中的清醒。在心海里,追求的是心灵的纯净与神圣,任何卑劣的技俩在这里是行不通的。用纯若处子来形容红颜的感情,是再贴切恰当不过。可是,人毕竟是生活在现实中,是在苍茫人海中生活,纯净的感情也许只是神话中的传说和绮丽的梦想。 

  “谁念西风独自凉,萧萧黄叶闭疏窗,沉思往事立残阳”,想起朋友的话,不由得感慨万千。是谁让红颜在指尖上曼舞?谁能让红颜轻灵?妙曼的瞬间,可曾看见指缝里的脉脉血丝和滴滴清泪? 
 

评论 共0条 (RSS 2.0) 发表评论

  1. 暂无评论,快抢沙发吧。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

联系我 Contact Me

标签云 Tag Cloud 更多...

回到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