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无琴崖的传说——作者:乾坤夜 ‹ ‖漫舞·流年‖

首页 » 精品转载 » 阅读文章

[转]无琴崖的传说——作者:乾坤夜

2011-01-08 14:14 1178 0 发表评论

这是乾坤夜用我和别的朋友的ID写的小说,征得他同意后,我转到博客来,话说这是除了原野的《抒心外传》和不雨亦潇潇的《天外抒心魔》外,第三个人用我们ID写的小说。

楔 子

  据说在很久很久以前,共工与颛顼争帝位,不胜而头触不周之山,导致天柱折,地维绝,四极废,九州岛裂,天倾西北,地陷东南,洪水泛滥,大火蔓延,人民流离失所。

  女娲看到她的子民们陷入巨大灾难之中,十分关切,决心炼石以补苍天。于是她周游四海,遍涉群山,最后选择了东海之外的海上仙山—天台山。天台山是东海上五座仙山之一,五座仙山分别由神鳌用背驼着,以防沉入海底。女娲为何选择天台山呢,因为只有天台山才出产炼石用的五色土,是炼补天石的绝佳之地。

  于是,女娲在天台山顶堆巨石为炉,取五色土为料,又借来太阳神火,历时九天九夜,炼就了五色巨石36501块。然后又历时九天九夜,用36500块五彩石将天补好。补好之后,女娲站在远处仔细的欣赏着自己的杰作,看着看着,发现西北角有一处瑕疵,尚留一处缝隙,不时的有一股股阴风透入。于是,女娲取出长剑将那剩下的最后一块巨石削为两半,用其中的一半将缝隙补好。剩下的一半无所置之,便随意抛到一处空地。

  这块巨石本是馒头形状,被女娲削去一半之后就形成了一面慢坡,一面直立的悬崖。这石本就经过修炼,带着先天的灵气,又经过了无数年的日蚀风塑,就形成了一处人间仙境。不知道什么时候起,人们给它取了个名字叫无情崖,大概是映射女娲无情弃之的意思吧。

        (一)天 机

  话说在西南地区有一处人间仙境,叫做无情崖,这里古木参天,怪石林立,崖如刀削,瀑布如画。崖上,住着一位得道高僧,人称‘圣手抚弦’琴不语。这不语大师修炼百年,道法颇深。可谓前知五百年,后晓五百载,手中一只古琴,五金段玉打造,以龙筋为弦,麒骨为架。乃人间不见之至宝。

  且说这一天,不语大师吃罢斋饭,盘腿打坐,口中念念有禅,做他那每天必做的功课。说来也怪,每天打禅都是心平气和的,今天怎么了?那禅语干在口中转悠,却无法入心。弄的不语和尚感觉如刺梗咽喉,胸前一股浊气荡来荡去,在任督二脉上下窜涌,搅的不语和尚很不舒服。老僧赶紧双手平端,拇指与中指对捏,从天灵逼出一股仙气,穿胸入腹,渐渐的把那浊气逼走。霎那间,老僧的脑海里荡起一幅图画……。

  这幅图画确实让不语和尚吃惊不小。原来,世界要有一次大的灾难来临了,这灾难的前兆冲击波化作了一股浊气,冲荡着老和尚的心灵,不语和尚眉头微皱,有心奋起一搏,解救人类灾难,无奈,天机不可泄露,亲涉俗世搅乱天机,那将是不赦之罪名啊。怎么办呢?不语和尚有些为难了。沉思片刻,老和尚终于想出了一个普渡众生的良策。只见和尚款款起身,取出文房四宝,轻拂佛袖,笔走游龙,顷刻间画出一美女图像,然后,双手合十,口中念念有词,将那佛中心法,除难符图点点的蕴于图画之上。做完这一切,不语和尚轻轻的舒了一口气,拿起图画向空中一抛,口念咒语,那图便飘飘荡荡飞出宝刹。

  不语和尚做完这一切,翻身拜倒在佛祖脚下,至诚的向佛祖请罪:“佛祖在上,请恕老衲泄露天机之罪,老衲实在不愿意眼见生灵涂炭,众民蒙灾。假如佛祖怪罪,老衲愿意接受佛祖最严厉的惩罚。”

  由于琴不语大师先斩后奏,泄露天机。后来遭到了天谴。考虑大师多年修炼不易,且又是为民解难之心感人,所以,免去了大师死罪。只是收去了不语大师的古琴,废除了大师一身精湛的琴艺。从此以后,无情崖改为‘无琴崖’。这都是后话,这里暂且不表。
    
(二) 诺 北

  平静了数十年的中原武林最近有些动荡。连多年隐居山林的隐士,人称‘狂风霹雳扫乾坤’的李十二白都频频露面,操纵着一件貌似非常神秘的大事。当然了,见过李十二白的人没有几个,早在六十年前,李十二白名声大噪、威震武林的时候,就戛然而止,突然从江湖隐退,十二究竟去了哪里,谁也不知道,只是当时传言很多,有的说他隐居仙缘谷深造修炼,也有的说他追随八仙当了老九。各种说法不一而足,反正谁也没有根据,都是猜测而已。随着时间的推移,李十二白的名字从人们的脑海里渐渐地淡漠了。

  但怎么又说十二最近又露面了呢?事情是这样的。前一段时间江湖上出现了一位叱咤风云的人物,此人二十出头,英姿华面,手使一把劈光扫云剑。要知道,这劈光扫云剑那可是李十二白当年横扫江湖的随身佩剑啊。后来据消息灵通人士说,这英俊少年乃李十二白关门弟子,人称‘小义士’诺北。这诺北本是个孤儿,二十年前,天缘让李十二白遇见,十二当时见到小诺北,一眼就看出,这是一个千年难遇的习武之才,于是,如获至宝,破例收为关门弟子,从此,十二抛弃了所有世事,专心调教爱徒,倾其全部心血,将浑身的武艺倾囊所授。那小诺北也是聪明过人,一点就会,触类旁通,十几年的功夫,就把十二所有的功夫学了个面面俱到,而且还在许多方面融入自己的见解,发扬光大了十二的武功。眼见着诺北长大成人,功夫不在自己之下,李十二白乐的合不拢嘴。心想:老朽一生心血没有白费,有徒如此,此生无憾了。

  这一天,冥冥之中,十二觉得心神不宁,仿佛有什么事,于是,运气打坐,慢慢的入定,一会功夫,脑海中飘来一幅仕女图像,图上密密麻麻的标注着不语大师的暗语。十二参透之后,也是一惊。大慈大悲之心让他不能安处,可自己已经六十年隐没江湖,怎可轻易出山?两难之中,猛然想起爱徒诺北,何不让他出山?一来这孩子已经长大成人,也该出去历练历练,二来也可以检验他这些年的所学,为社会做一些有益的事情。于是,李十二白将诺北叫到膝下:“北儿啊,你今年也二十多岁了,终日跟随师父,在这深谷之间,觉得寂寞吧。为师想叫你出山,到世面上见识见识,你可愿意?”

  诺北何等的聪明,虽然这些年总有一个愿望,就是到外面去闯荡江湖。可听到老师这么一说,心中马上涌出一股酸液,两行眼泪不由自主的夺眶而出:“师傅何出此言?诺北哪里做错师傅可直言教诲,为何赶徒儿出门呢?”见诺北如此,十二也是心里酸酸的,毕竟二十来年相依为命,其感情早已超过父子。李十二白轻声叹息了一下,曲身搀起跪在面前的诺北:“北儿啊,不是你做错了事,俗话说,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你已经学业成就,该为社会做一些贡献了。其实为师也舍不得你走,可现在世上即将面临一次灾难,需要你出面去努力化解。为师这里有三个锦囊,上面写着观看的时机,孩儿啊,你要切记,千万不可提前观看,天机早泄会酿成大灾的。”顿了一下,十二接着说:“北儿,为师今天把劈光扫云剑正式传给你,你带着它,就如为师相伴。这剑可是为师的至宝,会保佑你逢凶化吉的。”诺北擦了一把眼泪:“徒儿记住了,师傅保重!”第二天,小义士诺北就带着宝剑、带着十二的嘱托上路了。

  小义士诺北这一出山,才引出一段轰轰烈烈的武林佳话。要知后事如何,咱们下回分解。(老朽有点累了,只好住笔休息一会,唉,年纪大了就是完蛋。写不动了。看官莫急,容老夫慢慢写来)

(三) 初露锋芒

公元1758年初春。正值乾隆盛世,华夏万里沃土,一片歌舞升平。盛都街里,人头攒动,叫买叫卖之声不绝于耳。

小义士诺北,身背劈光扫云剑穿行在街景之中,这孩子从小就在深山里长大,所见之人不过百,如此繁华闹市,别说看见,想都没有想过。如今,走在这闹市之中,眼睛可就不够使了,左看一眼、右瞧一下,脑袋就像个拨楞鼓,随着街巷两面的声音,摇来晃去。正走着,砰的一下和对面的一大胖子撞了个满怀。其时,诺北从北往南走,撞了人之后,诺北马上来了个向后转,双手合十,屁股对着那大胖子,不断的点头鞠躬,口中紧说:“阿弥陀佛,阿弥陀佛,施主莫怪,是小生无礼了,光顾看街景,撞到了大侠,还请大侠多多担待。”那胖子本是街头一无赖,人送绰号‘滚地雷’,姓刘名二,此人没有什么正当职业,整天游手好闲,仗着有一身武艺,欺男霸女,敲诈勒索,向小商小贩收取保护费。不服的就拳脚说话,打人砸摊子。虽然收入不大,却也活的滋滋润润,盛都之内的小商小贩们视他为瘟神,躲之唯恐不及。

今天,这刘二从云水楼出来,打着饱嗝,挺着大肚子,一步三晃的闲溜,忽然看见小义士诺北东张西望的赶路,心中暗喜:哈哈,一看就是个没见过大世面的乡村臭小子,合该我发财,得叫这臭小子留下点饭钱。想到这,滚地雷刘二就在肚皮上运上了气,使出了八成的劲儿,照着诺北撞去。他心想,这一撞,不把这小子撞个骨断筋折,起码也得叫他摔个四脚朝天。没想到,诺北没被撞倒,刘二倒是倒退了三步才勉强站稳,他愣愣的看着诺北,心想:吆嗬?这小子有把子力气啊,正想撒泼,却见诺北转了身,用屁股对着他,点头哈腰念念有词。这下子可把刘二气坏了,想他滚地雷欺行霸市哪受过如此奚落?愤怒由心而起,黑密的胸毛都立了起来,像刺猬一样乍然膨胀。举起两个油锤般的拳头,照着诺北就是个双风贯耳。那诺北正诚心诚意的赔礼道歉,忽觉耳边恶风不善,忙低头缩颈。躲过双拳。回身质问刘二:“你这斯好不讲理,我这紧着给你道歉,你咋伸手就打人呢?”刘二气的嘴唇发抖,愤怒地说:“臭小子,你这叫道歉啊?道歉怎么把屁股对着我?”“那是因为你在我的南面啊,我念佛从来都是面向北面的,我师父常说‘南无阿弥陀佛’我念佛都是面北以示对佛祖尊重,难道不对吗?就因为这样,我师父才给我起了个名字叫‘诺北’的啊。”

滚地雷刘二见这小伙子浑浑噩噩的,又好气又好笑:“你师父是哪个?说出来我听听,有名的还则罢了,要是个无名鼠辈,我就连你师父一起灭了。”“我师父是六十年前威震江湖的李十二白。人称‘狂风霹雳扫乾坤’,你说,算不算有名啊?”李十二白刘三是没见过,可小时候听老一辈讲过,那可是个武林数一数二的英雄,听说早就不知去向了。怎么会有这么大一点儿的徒弟呢?“哈哈哈哈,”刘二狂笑着“臭小子,年龄不大到会捡大的吹。今天我就打得你里外都红,看你还咋里外都白。”说着,饿虎扑食就向诺北扑来。诺北左躲右闪,避过刘二三招。见他越战越勇,没有停顿的意思,心中也不由的火起。暗想:师傅总说世道险恶,看来没错,这市井之人怎么如此不讲理呢?看来今天我不出手是脱不了身子了。想到此,右手一晃,一招哪吒探海直取刘二那鼓胀的肚子,刘二忙不迭的弓腰躲避。不想,脚下早被诺北的足尖勾上,一个重心不稳,跌出了三尺多远。诺北也不上前,站在那瞅着刘二哼了一声:“哼,不讲理。活该挨摔。”说完,扭头走了。

那刘二躺在地上,愣愣的傻想:嗯?我是怎么倒的?这小子用的什么招?咋如此之快啊?哎吆吆,我滚地雷活了四十多年,还没吃过这样的爆亏。想我精湛的武艺,满身的力量,盛都里少有对手,连都府衙门都具我三分,今天竟然栽在了这乳臭未干的黄毛小子手里。看这小子武功出神入化,风驰电掣,定是出自名门,说不定还真的和隐秘多年的李十二白有些干系?

(四)血雨腥风

一晃,诺北下山已经半个月了。按照师傅的嘱托,今天晚上应该打开第一个锦囊,决定自己今后的行程。诺北匆匆吃了口饭,打算找了个干净一点的旅店,静等吉时。从小饭馆出来,诺北沿街细心查看。街面上旅店倒是不少。看了几个,都不很满意,要是平常也就将就了,可今天要看锦囊、参天机,那可是将就不得的。于是就继续找,眼见着天就要黑了,再往前走就要出街了,突然见街口处有一座三层小楼,挂着崭新的幌子,金碧辉煌的几个大字‘沈家老店’敦实憨厚,一看就是正宗的颜体,诺北心中高兴,心想: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找到了合适的住所。

  进得楼来,一店小二满面笑容的迎上来:“这位爷是住店还是用餐啊?,我们这老店刚刚修缮,什么都是新的,包你满意。”诺北放下包袱:“嗯,小二哥,挑那干净宽敞又肃静的上房给我开一个。”“哎,好唻。爷您跟我来,保证让您住的舒心愉快。”

  诺北跟着店小二上了三楼,在最里面的一间大房间里住下,这屋很大很宽敞,采光也好,诺北很满意,扔给店小二一块银子。店小二乐的屁颠屁颠的,又是打洗面水,又是要准备饭食,诺北婉言谢绝了。等店小二出去之后,诺北关上门,洗了手,净了面,点上一柱香,默默地祷告了一会,打开师傅留下来的第一个锦囊。

  锦囊中没有什么特别的话,只是叫诺北在今晚丑时三刻,找一铜盆,装上清水,在葡萄架下静听天音。诺北拍了拍脑袋,不明白师傅是何意。于是想:不管咋样,师傅说的一定有他的道理,按照师傅说的办也就是了。诺北把店小二叫上来,询问附近是否有葡萄架。店小二告诉诺北:“大爷您问的可巧了,在咱老店的西北方向,也就是一里地远近吧,就有一个葡萄园。不过,现在正值初春,那葡萄园里只有葡萄架子,葡萄秧子还没出窖呢。问它何来?难不成大爷想吃葡萄了?嘿嘿,这个季节可是不会有的。”诺北胡乱的应付一声,又问店里有没有铜盆。店小二又滔滔不绝的唠叨了一通:“大爷啊,铜盆咱可不缺,呶,您看,就您刚才洗脸用的就是上好的黄铜盆。我家掌柜的人讲究,什么都要求要最好的,这批铜盆还是我亲自买来的呢。绝对是上好的货。”诺北不喜欢听他唠叨,于是皱了皱眉头:“好了好了,小二哥,你先下去吧,有事我再叫你。”诺北又把锦囊反复的看了几遍,静等着丑时三刻。

  诺北这里静等佳时咱暂且不表,回过头来咱再说说那滚地雷刘二。

  滚地雷刘二横行市井也已经多年了,凭着自己一身的武艺,和敢玩命的劲头,走到哪都是说上句的爷。今天被诺北扔了一个四脚朝天,心里很不是滋味。便召集手下十几个泼皮无赖、平时供自己呼来喝去的小兄弟,共商如何灭了诺北,报这一跤之仇。

  一会儿,替他打探消息的泼皮报告,说诺北住在了沈家老店,进了屋后就再也没出来。估计今晚就在那不走了。刘二心想:知道他住哪就好办,明着干不过他,就来暗的,今晚就趁他睡熟之后,一刀宰了那小子。看以后谁还敢在刘二爷面前挡道。于是。那刘二就把这十几个泼皮无赖叫到酒馆,请他们搓了一顿,酒足饭饱之后,各持家伙来到沈家老店,分别埋伏在老店四外,就等着后半夜诺北睡熟之后,乱刃取命。

  眼见着子时过半,刘二估摸着诺北这会儿已经睡熟了,正想招呼这些兄弟们潜入店内动手,就见三楼窗户悄然开了,诺北怀抱着一个铜盆飘然而下。那刘二吃过诺北的亏,知道诺北的厉害,吓得赶紧缩颈藏头,躲在了树影之后。见诺北向西北方向去了,刘二赶紧招呼手下蹑手蹑脚的尾随相跟。伺机动手。

  诺北没有施展轻功快跑,一来是时间尚早,二来也想看看这月光璀璨的夜景,走了约莫一里地左右,果然看见一处葡萄园,那一排排葡萄架子,虽然光秃秃的,却也排列整齐,在月光下形影婆娑,诺北找了一处平整干净的所在,将铜盆放上净水,坐在盆边,望着天上那一轮明月,遐想着一会儿盆里会出现什么情景。

  转眼间丑时三刻已到。盆中净水轻泛涟漪,映出的那月光旁边一束似云似雾的东西,在天边摇摇晃动,地下一似山似崖的物件遥相呼应,盆中微微荡起嗡鸣之声,诺北连忙俯下身去,趴在盆边倾听。只听那天边和地角之物相互对话:“你我分开已经几万年了,自从被那女娲劈开之后,没顾得上道个别,就匆匆忙忙的上任赴职,这么多年忙忙碌碌的也不见什么功业,还不如那牛郎织女星,总还有人膜拜。唉,真想你啊,真想咱俩为一体的时候,多么开心啊。”“唉,好歹你还在天上,最惨的就是我了,我被抛弃在这茫茫荒野,还被人命名为‘无情崖’。我真的无情吗?我何尝不想象你们一样,在天堂供职,想当年咱36501个兄弟共同经过修炼,共得天地仙气,最后,大家都有了自己的一个理想去处,只有咱被女娲分为两半,天各一方。万年不得相见,苦啊。”“好哥哥,别说了,再说我这眼泪都下来了,要不这样吧,每年五月份我都有一个轮休,今年轮休时我偷偷地下来,咱俩团聚一次,到时候你来接我好吗?”“那代价可是很大啊,会有一州之地地动山摇万民遭难,我们岂不是成了千古罪人?”“唉,难怪啊,你在地界万年,与人类有了割舍不断的情感,这我理解。可我们呢?我们的情感之苦有谁能理解呢?我不管,我就想见你,我看了,天府之都,汶周地界就是咱见面的最好地方。到时候我就去找你”“再议吧,再议吧,给我点时间,让我考虑考虑。几万年都过来了,也不在这一时一刻啊。。。。。。”

  诺北这里正听得入神,忽觉得背后有些响动,猛抬头,只见身边已经围了十几个人,十几把刀枪剑戟一起向自己剁来。这一惊非同小可,诺北下意识的论起铜盆,一个圈风扫月,将十几件兵刃隔开,随后鲤鱼打挺翻身跃起,半空中扫堂腿轮踢,风驰电掣般,早有三五个泼皮被掀翻在地。剩余的几个,见诺北如此神勇,吓的魂飞魄散,抱头鼠窜了。诺北也不追赶,重置铜盆倾听,早已悄无声息。

  (一场天崩地陷的灾难,本可被化解的,被刘二一伙搅扰,失去了先机。后虽经诺北全力弥补,仍不可避免,只是将时间推迟了250年。详情如何,咱后文慢慢再说。)

(五)紫云轩

  话说在昆仑山顶,有一座紫云轩,轩主紫云师太和无情崖的无语大师是师兄妹,想当年二人从师学艺的时候,就产生了感情。那时两人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无语大师天性寡言少语,忠厚老实,对比之下,紫云师太就显得骄横一些。她性如烈火,嫉恶如仇,直来直去,有啥说啥,因此,也得罪过不少人,都是大师兄不语暗中操作替她平息了不少矛盾。

  有一天,师傅亦无尘将无语叫到膝下,缓语道:“无语啊,师傅见你为人忠厚,城府颇深,打算把金钟罩铁布衫的功夫传授给你。不过……”无尘剑客顿了顿,仿佛很为难的继续说:“不过,要是练了这门功夫,就意味着你终生远离女性,不能嫁娶。你考虑一下,明天给我个决定吧。”

  其时,无语对紫云已经颇具爱意,心中早已许下非其不娶的诺言。紫云也有非他不嫁的心愿。如今,师傅突然要传他奇门武功,的确让他两难了。学吧?感觉对不起紫云,不学吧?又不好和师傅张口。何况这金钟罩铁布衫的功夫也是他梦寐以求的呢。练武之人哪个不是想着多写一点,没有谁嫌艺多压身的。

  吃完晚饭,无语向紫云使了个眼色,二人一前一后的来到了小树林。无语把师傅的话告诉紫云,征求紫云的意见。听到这个消息,紫云姑娘内心说不出什么滋味,犹如打碎了五味瓶。甜酸苦辣搅到了一起,梗在喉咙上,下不去、上不来:苍天啊,为什么要这样?难道我就注定这么命苦吗。她那明亮的眼睛里饱含着泪花,直直的看着不语,半晌,才弱弱的说:“师兄,你自己拿主意吧,我没什么可说的。既然你可以终生不娶,那我也可以终身不嫁。你就是我心中的神,你的决定什么时候都可以支配我的行动。”不语鼻子酸酸的,轻轻的拉起紫云的双手,攥在自己的两手之中。四只手紧紧地握在一起,双方此时都不再说话,心里的万语千言,都化作一缕情丝,通过双手相互传递,犹如两股洪流,汹涌澎湃、川流不息。

  就这样,琴不语学了铁布衫的功夫,后来出家当了和尚,但他心里总是放不下紫云姑娘,总觉得对不起紫云,觉得自己太无情了,后来,他就把自己居住的这座山崖取名为‘无情崖’。

  紫云姑娘呢?看不语出家当了和尚,两颗至爱的心不可能再组到一起了,又悲又恨,看破红尘,便上了昆仑山,剃度出家,做了尼姑。

  时间如梭,一晃,紫云姑娘已经成了紫云师太,她手下四大弟子也已经名扬天下,掌门弟子‘凌空仙子’雪嫁衣武功最为出众。手使一对紫金鸳鸯双刀,四十八路鸳鸯刀法神愁鬼骇,少有人能敌。二弟子‘幽涧银狐’寒香子擅打暗器,特别是独家暗器‘无影银针’一打就是十支,分别打人身上的十个大穴,中针者浑身麻木,动弹不得,只有被生擒的份。三弟子亦如雪天生丽质,美貌绝伦,江湖上送她一绰号‘粉面貂蝉’此人武功稍差,但善于用毒,每每有英雄盖世的武林高手,都败在她的一块毒帕之下。四弟子顾阑珊轻功最好,平时总穿一身素白,夜间行事也不换夜行衣,所到之处只是白光一闪,夺人眼目,因此,江湖上得到一个美称‘凌波幻影’。这四人得到紫云师太的真传,又各自根据自己的特点,发扬光大了师太的武功。一时间,昆仑派在武林中影响日丰,名气恢弘。谈及昆仑武功无不膛目。

  这天,紫云师太正和弟子们论功谈法。忽有小尼姑上前来报:“报师太,山下来了一个玉面小将军叩门拜山,说是要亲见师太,有要事相商。”凌波幻影顾阑珊最是高傲,性如烈火,没等师太答言,就怒道:“什么玉面小将军?胆敢大言不惭,师太是随便什么人都能亲见的吗?叫人把他打出山门去就是了。”紫云师太摆了摆手,意示顾阑珊不要讲话,慢言轻语道:“来人什么出处?叫什么名字?”“回师太,小尼问过了,他说他叫诺北,是李十二白的关门弟子。他还特别嘱托,叫我跟师太回禀,他是带了无情崖无语大师的法旨前来议事的。”

  对于李十二白,紫云师太那是再熟悉不过了,想当年闯荡江湖之时也有过多次交道,紫云师太很佩服十二的为人。对十二印象颇佳。无语大师那就更不用说了。那是师太的大师兄,又是师太年轻时钟情的偶像。如今听到这两个名字,师太心中就泛起一丝涟漪,勾起师太许多美好的回忆。

  师太低头沉思一会,慢慢抬起手:“那就请小英雄进来说话吧。”

未完待续……

评论 共0条 (RSS 2.0) 发表评论

  1. 暂无评论,快抢沙发吧。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

联系我 Contact Me

标签云 Tag Cloud 更多...

回到页首
苏ICP备1104179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