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开在尘世的两朵花——纳兰容若与仓央嘉措 ‹ ‖漫舞·流年‖

首页 » 精品转载 » 阅读文章

【转】开在尘世的两朵花——纳兰容若与仓央嘉措

2011-05-03 08:45 1245 1 发表评论

  纳兰容若,轻轻的四个字,在嘴里走一遍,竟是那么美,那么富有韵律,仅读这四个字就够人咂摸了,像小令,颇可玩味。清代第一词人,却有一颗孤寂、悲伤的灵魂。
  他,是乱世中的一个传奇,在清代文学上开辟了属于自己的一片疆域;他,是人世间的痴情种,在凄美的词藻中苦恋自己的爱人;他,是铁血干戈中的水中浮萍,在战争中无奈漂地流。这,就是纳兰容若——一个集万千宠爱于一身而内心伤痕累累的清代词人。
  水一般的柔情,一直是纳兰心中最柔软的部分。身处高位的他,心中渴求的却是永恒真挚的爱情。在他仅有的三十一年人生生涯中,他爱上了三个绝世的女子,最后都是以悲剧而告终。美丽的表妹,他的初恋深深陷入了华美而吃人的宫墙之中。他自称是“痴情种”,“十八年来堕世间,吹花嚼蕊弄冰弦,多情情寄阿谁边?”他希望能够得到一个了解他的伴侣,但是,结发妻却病逝在她刚双十的年华中。“瞬息浮生,薄命如斯,低徊怎忘?记绣榻闲时,并吹红鱼,雕栏曲处,同倚斜阳。梦好难留,诗残莫续,赢得更深哭一场。遗容在,只灵飘一转,未许端详。”哀歌,一直在他的心底蔓延。就连他最后的爱人——一位江南才女(冒辟僵与董小宛的女儿)也因为满汉不能通婚而被迫分离。他的灵魂,在清朝门第观念下伤痕累累。他用他的一生去纪念这些生命中的绝恋,让他们成为他心中灵魂的叹息。
  忧伤,是纳兰词的主要基调。他曾说过:“电急流光,天生薄命,有泪如潮。勉为欢谑,到底总聊!”由于不能忍受贵族生活的腐朽,他的精神上一直得不到解脱,于是在词章上化为悲苦之音。痛苦的倾诉,沧凄的的呻吟,在他的词中慢慢渗出。他惜怀往日,感慨今朝,在词章中创造出可与李后主媲美的凄美意境。在他的手中,整个世界都是围着他而旋转,忧郁的情怀一直伴随着他的左右。
  未读饮水词的时候,是纳兰容若这个美如行云流水的名字吸引了我。再后来是他的词句

  “半世飘萍随逝水,一宵冷雨葬名花。”
  “一生一代一双人,争教两处销魂。”
  “西风多少恨,吹不散眉弯。”
  “寒月悲笳,万里西风瀚海沙。”
  从此迷上了纳兰词,总觉得他能说到我的心里。然而他的悲伤,我一直不能理解,或许是因为我不够至情至性。林黛玉的多愁善感是因为寄人篱下,终身无托,可是纳兰容若,宰相之子,一等御前侍卫,也为情而伤,原来感情对于一个男人来说也会很重要。“情深不寿,慧极必伤。”这仿佛是纳兰容若一生最好的注解,他去世时年仅31岁。“我是人间惆怅客,知君何事泪纵横。断肠声里忆平生。”渌水亭中的绝世公子终于摆脱了黯然销魂的生活。
  纳兰容若死后的第12年,远在西藏,仓央嘉措在布达拉宫举行坐床典礼,成为第六世达*喇嘛。当时的仓央嘉措14岁。
  如果仓央嘉措在幼年就被认定为转世灵童,他的一生也许不会那么坎坷,但历史上也就少了一位风流倜傥、神秘离奇的活佛。
  那个距离我三百年的男子,仓央嘉措,某天我无意间闯入了他的世界,他的文字蔓延至我心深处,似那久违的沉寂,唤醒了沉寂已久的灵魂。
  那一天,
  我闭目在经殿的香雾中,
  蓦然听见你颂经中的真言;

  那一月,
  我摇动所有的经筒,
  不为超度, 只为触摸你的指尖;

  那一年,
  磕长头匍匐在山路,
  不为觐见, 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那一世,
  转山转水转佛塔,
  不为修来世, 只为途中与你相见

  只是,就在那一夜,
  我忘却了所有,
  抛却了信仰,舍弃了轮回,
  只为,那曾在佛前哭泣的玫瑰,
  早已失去旧日的光泽
 
  第一次读此诗时,心竟然感动得隐隐疼痛,仿佛于千万次轮回之中终于邂逅让自己心动的人,却又转瞬即逝,只留得指间余香。世间种种情,若至深处,便化作无欲无求的淡然,不以得到为喜,不以失去为悲。生命原是如此寂寞,而我一直在那里,守着这份寂寞,为你,或者不为你。也许仓央嘉措是在一个清辉洒落的月夜写下这些文字,想象着他那时淡定的神情,不由肃然起敬。执而不迷,痴而不怨, 咫尺天涯之后,归去亦如归来。
  我一直在想象他的眼睛,那双交错于神与人之间的眼睛里,究竟蕴藏了怎样的眼神?《仓央嘉措情歌》里这样唱到:“恰似东山山上月,轻轻走出最高峰”,是否,仓央嘉措的眼就如同最高峰之上孤绝清冷的月,寂寞的凝视着天空、大地、苍生,包括自己。他眼里的寂寞,是隐忍的,是坚毅的,甚至是大无畏的,牵引着他于佛光之外追寻另一条到达彼岸的道路, 殊途,同归。
仓央嘉措,在那个风雪交加的夜,你孑然从青海湖畔离去之时,你的眼,是否已看清茫茫前路?故此,竟无畏,亦无悔。
  可知?那夜,我隔着时光的迷雾想念你,不为触碰你的指尖,只愿能,用寂寞的心去参悟你寂寞的眼。
  如果说纳兰词的动人之处在于以情动人,以凄艳婉约见长,那么仓央嘉措情诗的精髓则在于流露出了对爱情的执着追求,而这种多情、痴情又微妙于他是个出家之人,是藏传佛教的宗教领袖,爱情和宗教信仰在他看来是难分轩轾的,他甚至写道:
  “自恐多情损梵行,
  入山又怕误倾城。
  世间安得双全法,
  不负如来不负卿。”

六世喇嘛-仓央嘉措诗集

谁,执我之手,敛我半世癫狂;
谁,吻我之眸,遮我半世流离;

谁,抚我之面,慰我半世哀伤;
谁,携我之心,融我半世冰霜;

谁,扶我之肩,驱我一世沉寂。
谁,唤我之心,掩我一生凌轹。
谁,弃我而去,留我一世独殇;
谁,可明我意,使我此生无憾;
谁,可助我臂,纵横万载无双;
谁,可倾我心,寸土恰似虚弥;

谁,可葬吾怆,笑天地虚妄,吾心狂。
伊,覆我之唇,祛我前世流离;
伊,揽我之怀,除我前世轻浮。

执子之手,陪你痴狂千生;
深吻子眸,伴你万世轮回。

执子之手,共你一世风霜;
吻子之眸,赠你一世深情。
我, 牵尔玉手, 收你此生所有;
我, 抚尔秀颈, 挡你此生风雨。

予,挽子青丝,挽子一世情思;
予,执子之手,共赴一世情长;
曾,以父之名,免你一生哀愁;
曾,怜子之情,祝你一生平安!

二《那一世》

那一刻 我升起风马 不为乞福 只为守候你的到来
那一天 闭目在经殿香雾中 蓦然听见 你颂经中的真言
那一日 垒起玛尼堆 不为修德 只为投下心湖的石子
那一夜 我听了一宿梵唱 不为参悟 只为寻你的一丝气息
那一月 我摇动所有的经筒 不为超度 只为触摸你的指尖
那一年 磕长头匍匐在山路 不为觐见 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那一世 转山转水转佛塔 不为修来生 只为途中与你相见
那一瞬,我飞升成仙,不为长生,只为佑你平安喜乐

 

第一最好不相见,如此便可不相恋。
第二最好不相知,如此便可不相思。
第三最好不相伴,如此便可不相欠。
第四最好不相惜,如此便可不相忆。
第五最好不相爱,如此便可不相弃。
第六最好不相对,如此便可不相会。
第七最好不相误,如此便可不相负。
第八最好不相许,如此便可不相续。
第九最好不相依,如此便可不相偎。
第十最好不相遇,如此便可不相聚。
但曾相见便相知,相见何如不见时。
安得与君相诀绝,免教生死作相思。

 

四《见与不见》

你见,或者不见我
我就在那里
不悲不喜
你念,或者不念我
情就在那里
不来不去
你爱,或者不爱我
爱就在那里
不增不减
你跟,或者不跟我
我的手就在你手里
不舍不弃
来我的怀里
或者
让我住进你的心里
默然 相爱
寂静 欢喜

五、

住进布达拉宫
我是雪域最大的王。
流浪在拉萨街头,
我是世间最美的情郎。
与玛吉阿米的更传神,
自恐多情损梵行,
入山又怕误倾城.
世间安得双全法,
不负如来不负卿.

六、我问佛

我问佛:为何不给所有女子羞花闭月的容颜?
佛曰:那只是昙花的一现,用来蒙蔽世俗的眼
没有什么美可以抵过一颗纯净仁爱的心
我把它赐给每一个女子
可有人让它蒙上了灰
我问佛:世间为何有那么多遗憾?
佛曰:这是一个婆娑世界,婆娑即遗憾
没有遗憾,给你再多幸福也不会体会快乐
我问佛:如何让人们的心不再感到孤单?
佛曰:每一颗心生来就是孤单而残缺的
多数带着这种残缺度过一生
只因与能使它圆满的另一半相遇时
不是疏忽错过,就是已失去了拥有它的资格
我问佛:如果遇到了可以爱的人,却又怕不能把握该怎么办?
佛曰:留人间多少爱,迎浮世千重变
和有情人,做快乐事
别问是劫是缘
我问佛:如何才能如你般睿智?
佛曰:佛是过来人,人是未来佛 佛把世间万物分为十界:佛,菩萨,
声闻,缘觉,天,阿修罗,人,畜生,饿鬼,地狱;
天,阿修罗,人,畜生,饿鬼,地狱.为六道众生;
六道众生要经历因果轮回,从中体验痛苦。
在体验痛苦的过程中,只有参透生命的真谛,才能得到永生。
凤凰,涅盘
佛曰,人生有八苦:生,老,病,死,爱别离,怨长久,求不得,放不下。
佛曰:命由己造,相由心生,世间万物皆是化相,心不动,万物皆不动,心不变,万物皆不变。
佛曰:坐亦禅,行亦禅,一花一世界,一叶一如来,春来花自青,秋至叶飘零,无穷般若心自在,语默动静体自然。
佛说:万法皆生,皆系缘份,偶然的相遇,暮然的回首,注定彼此的一生,只为眼光交汇的刹那。
缘起即灭,缘生已空。
我也曾如你般天真
佛门中说一个人悟道有三阶段:“勘破、放下、自在。”
的确,一个人必须要放下,才能得到自在。
我问佛:为什么总是在我悲伤的时候下雪
佛说:冬天就要过去,留点记忆
我问佛:为什么每次下雪都是我不在意的夜晚
佛说:不经意的时候人们总会错过很多真正的美丽
我问佛:那过几天还下不下雪
佛说:不要只盯着这个季节,错过了今冬

 

 

 

 

七。无题

我终于明白
世间有一种思绪
无法用言语形容
粗犷而忧伤

回声的千结百绕
而守候的是
执着

一如月光下的高原
一抹淡淡痴痴的笑

笑那浮华落尽 月色如洗
笑那悄然而逝 飞花万盏

谁是那轻轻颤动的百合
在你的清辉下亘古不变

谁有那灼灼热烈的双眸
在你的颔首中攀援而上

遥远的忧伤
穿过千山万水

纵使高原上的风
吹不散
执着的背影

纵使清晨前的霜
融不化
心头的温热你静守在月下
悄悄地来
悄悄地走

评论 共1条 (RSS 2.0) 发表评论

  1. 诺北 说道:

    无意中的一次品读,看到了一个被称之有着世界上最美丽名字的人,纳兰容若。“谁念西风独自凉……当时只道是寻常”因一次朗诵,这首词深深的篆刻进了我的记忆,凄凉悲楚的文字写尽了追忆。如果说他的人生是一篇传奇,那么他的文字就是传奇中最凄美华丽的点缀。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

联系我 Contact Me

标签云 Tag Cloud 更多...

回到页首
苏ICP备1104179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