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情感】你是我宿命的债 ‹ ‖漫舞·流年‖

首页 » 墨笔生辉 » 练笔小说 » 阅读文章

【都市情感】你是我宿命的债

2009-05-02 15:40 2466 7 发表评论

  练手写的一篇都市情感小说,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好与不好,笑笑便罢!
  http://218.7.209.245:8888/lhj/mywebsites/images/cw.mp3

[b]  雪,洁白而冰冷,在这个寒冷的季节,将自己翩化为千万片、万万片的晶莹、潇洒地飞舞于空中,直到慢慢的融化。

  血,嫣红而温暖,在这个冷漠的空间,让自己释放出千万缕、万万缕的柔情,骄傲地溅落在心口,直到慢慢的凝固。

  我们都只是宿命的玩偶。[/b]

  无法排解自己情绪的时候,她开始选择用这样一种残酷的方式来宣泄,用刀划破自己手上的皮肤,让血慢慢的溢出,顺着手腕,一滴一滴地坠落,绽放出一朵一朵凄美的花。血滴在地上的声音是沉闷的,仿若此刻她的生命一样,没有一丝跳跃。

  “咚”门被狠狠地踹开,她知道,那个男人终于来了……

  “你疯了吗?”他蹲下来粗暴的摇着她的身体,仿佛要摇醒残留在她体内最后的一丝理智。

  她抬起头,幽幽地看向他,惨白的嘴角微微的上扬,凌乱的头发披散开,因为潮湿而紧贴脸庞,有几缕半遮住眼睛,眼神中闪烁的魔鬼般轻蔑的光芒。

  “我该拿你怎么办,我到底该拿你怎么办……”男人几近疯狂的咆哮着,眼泪滴落在她流血的手腕上,滚烫的,却不是温暖的。

  不记得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们之间变成了互相折磨的关系,折磨自己来让对方痛苦,当无休无止的争吵充斥着他们的生活时,最初的甜蜜在爱情降温后已经荡然无存。爱情?她不知道他们之间是否还能够用这个词来形容?或者在他们之间是否真的曾经存在过?不,存在过,真实的存在过!在他们双眸相对的那一刻,爱情弥留过。也正是因为那一刻的弥留,便注定了今生的悲剧,痛苦,没有温度,恰如相遇时的那天一样冰冷,几近残酷的冰冷。

  他们相遇的那天,没有太多语言,从第一个眼神,似乎就知道对方是自己一直在等待的人,是命中注定的那个人。她和他从不相信什么一见钟情,也从不认为自己对对方是一见钟情,因为在彼此的眼神中,他们看到的是那份来自遥远的熟悉,如果人生真有前世今生,那他们今生的邂逅一定就是前世的命定。

  “99,100,101……”她总是喜欢以她习惯的姿势,依偎在他的胸前,安静着凝听他的心跳,她说他的心跳能够让她平静,能够让她感受到他真实的存在,她喜欢这样随着节奏数他的心跳,那一刻时间似乎停止,全世界只剩下他们两。

  “我常常都会做一个梦,梦见外面下着很大的雪,你在前面走着,我在后面一直追,一直追,可是你的身影却越来越模糊……”“我们会永远在一起吗?”突然她抬起头看向他。

  “傻瓜”他没有说什么,只是揽紧了怀里的女孩,忽然的一丝颤抖,不清楚是来自她的还是自己的。承诺是他无法给予的东西,永远太长,长到他无法去预期去控制。爱情是一时的还是永恒的?他不懂。从小在父母离异的家庭中长大的他,亲眼看着父母离婚前不停的争吵,打闹,曾经的相爱,演变成了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而他们又将会如何?

  雪后的世界银妆素裹,天空是那样的明亮透彻,宛若一面镜子,空气也格外清新,虽然依旧冰冷。他们牵着手在雪地里漫步,一句话也没说,寒风拂过,凉凉的,手心却温暖的传递着彼此的温度。他看着身边沉默不语的女孩,她的眼睛一直看着前方,眨也不眨,眼神里又再次流露出那种他熟悉而又一直不懂的神情,他不懂她,虽然深爱,却触及不到她的内心深处。她像空气一样的安静,安静的常常让他产生一种错觉,她会像空气一样随时的消失,消失?这个突然蹦出的词让他感到害怕,不,不可以,于是握住她的手更紧了。

  两个人单纯的爱情可以是很唯美,很浪漫,可以如同童话故事中所描述的一样甜蜜,可以以一句“王子和公主从此过上了幸福的生活”来完美的画上句号。可是生活终究不只是两个人,现实也终究不是童话,王子和公主也终究无法谱写以后的故事。

  一年后,他们的生活开始被工作和忙碌充斥着,开始为柴米油盐奔波劳碌着,爱情已经不再是他们世界的全部。他选择了销售的行业,总是天南海北的到处跑,他对她说,自己要好好奋斗,两年内买一辆属于自己的车子,不再去挤公车;他对她说,他要在三十岁的时候有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不再寄人篱下租房过日;他对她说,他要凭自己的能力闯出一片属于他自己的蓝天,不再为他人打工。他没有对她说的是,这一切都是为了她,他要给她一个最美好的未来。

  她安静的凝听着他绘声绘色的描述,看向他的眼神里充满了陌生。

  “怎么了”意识到她的不对劲,他停止了一切幻想。

  “没什么,我累了,想休息了”淡淡的一句话让他高亢的热情瞬间熄灭,他看着她冷漠的站起转过身关上了房门。

  “你到底怎么了”他不愿意看到她的冷漠,快步追了进去。

  “你变了”直视着他的眼睛,她说“你已经变了。”

  “我变了?”他不明白为什么她会这么说。

  “是!你变了!你的爱变了,你不再在乎我了,你所在乎的只是你的工作,你的前途,你的未来,对你来说,这一切已经完全成为你生活的重心,而我,已经完全不重要了”她的身体有些颤抖,眼泪不自觉的从眼眶中流出,自从他从事业务工作后,离她仿佛越来越远,有时一个月也见不上一次面,虽然常有电话联系,可是她心中的不安依然时刻存在着,并不断刺激她脆弱敏感的神经,她要他只属于她一个人,她要他一直一直都陪在她身边。

  看着她的眼泪,他的心莫名的揪疼“别哭好吗,不要哭”他揽她入怀,不知道该说什么,工作后,他对她的确忽略了很多,可是在现实面前,爱情终究无法替代面包,他有他的抱负,他必须得去闯一闯,他一直以为她懂。

  “你会离开我的”依偎在他的怀里,她抽泣着。

  “别说傻话!”他紧紧的抱住她,想要给她坚强的力量,想要告诉她,他永远也不会离开她,他爱她,在乎她,一生一世都只想陪着她,可是他说不出口,他害怕说出之后,会变成承诺,会变成枷锁,他害怕自己无法做到。懦弱!第一次他那么轻贱的看待自己。

  “对不起”他在她的耳边低声道歉,分不清是为了忽略还是无法给她承诺还是连他自己都不知道的原因。

  第二天早上,他起的很早,匆匆的收拾着行李去另一个遥远的城市出差。她还在熟睡,眼角的泪痕还未干,眼睛明显有些浮肿,他打电话去她公司请了半天假,临走前弯下腰轻吻了一下她的额头,便悄悄离去了。她缓缓的睁开眼,看着他逐渐消失的背影,眼泪再次流了出来,沁湿了枕巾“终究会离开的”。

  她是个极度没有安全感的女孩,在偏远的城市中长大,性格很孤僻,总是独来独往。没有人知道她心里想什么,也没有人愿意知道。她出生的那天,天空下了很大的雨,雷鸣闪电中,呱呱落地。没有像别的婴儿一样啼哭,安静的好像并没有来到这个世界上一样。医生把她倒过来,拍打了好长时间,才哇的一下哭出来。在当时那有点落后的地方,生下来不哭的孩子被认为是不吉利的象征,会带来噩运,从此父母亲人看她的眼神中便多了一些冷漠。

  漫无目的的,她游走在街头,穿梭于来来往往的人群中,面无表情。她一直觉的自己似乎并不属于这里,她找不到归属感,虽然她不知道归属感到底是什么样的感觉。从自己的城市走出,她以为外面的天空会更堪蓝,可是却发现原来都一样,她依旧还是她,只除了身边多了个他。想到他,她心里泛起一阵涟漪,很复杂的感觉在心底晕开。

  坐在火车上,两旁的风景不停的在眼前闪逝,模糊的连贯成两条冗长的线,蔓延到远方某个未知的地方,没有交点。他开始思念她,工作后第一次如此的思念她,当他看到她的脆弱时,有些不知所措。一直以来,她就像是一个象牙塔里的女孩,纯净清澈,带着一丝小龙女不食人间烟火的气质,她的爱情太纯粹,她的世界也太纯粹,纯粹到融不进一点杂质。如果可以,他希望将她纳入羽翼下永远的保护起来,让她远离这格格不入的俗世尘嚣。可是他不是圣人,神雕侠侣的生活也无法存活于现世,他只能希望她长大,希望她成熟,希望她能够和他一起创造未来。

  一个多月后,他带着成功的喜悦回来了,这次生意谈的很成功,客户对他的精明睿智赞不绝口,公司为他举行了盛大的庆功宴。那天他完全沉浸在成就感的满足中,大家一杯接一杯酒的灌他,把他灌的酩酊大醉,一些爱闹的同事还时不时的拿他和别的女同事开玩笑,因为高兴,大家玩的有些过火,他泛红的脸颊上不知道什么时候留下了一道深深的红唇印。

  当他打车被送回家时,已经过了午夜12点,她坐在客厅里,没有开灯,外面的月光有点冷清的隐射进来,显得落寞而孤寂。他使劲拍打着房门,口齿不清的大声喊着她的名字,她把他搀扶进来,让他平躺在沙发上,用早已准备好的湿巾擦拭他滚烫的额头。突然腰身一紧,她被紧紧的抱住,贴在他的胸口上,随着他呼吸的起伏,一声声强劲有力的心跳震动着她的心底最深处。

  过了一会,当他完全睡熟后,她才从他的怀抱中小心翼翼的站起来,打开灯,准备进房间拿条毯子出来。可是突然映入眼帘的唇印让她的动作一震,她伸出手有些颤抖的抚过那一道鲜红,口红的触感让她的脸色立刻变得苍白。

  “你起来,起来”她拼命的推着他的身体,她要一个解释,她要他给她解释清楚。

  “别闹了……”他推开她的手,慵懒的翻了个身。

  “不准睡,你听到没有,快给我起来”她大声的喊叫着。

  可是任凭她怎么推,怎么喊,已经宿醉的他已经没有一点反应。

  “哗”她端出一盆水,从他的身上彻底倒了下去,冰凉的温度让他的意识一下清醒了大半。

  “你干了什么”他跳起来,浑身潮湿的像只落汤鸡,水滴不停的从他身上滴落。

  “我才该问你干了什么”她冷冷的目光迎向他。

  “你什么意思”怒气布满了他的脸,刚才的喜悦被她的一盆水冲刷的干干净净,头痛的像要裂开。

  “我什么意思?你自己做了什么难道自己不知道吗?”她尖锐的声调上扬着,撕开了深夜的宁静。

  “你到底想说什么,说清楚点”他没有心情去猜测她的想法。

  “你自己看!”她把一面镜子从房间拿出来狠狠的砸在他的身上。

  他拿起镜子,看到了脸颊上的那道唇印,不解的用手摸了摸。

  “想起你做的好事了吗?”她瞪着他,眼睛似乎要喷出火一样“说什么庆功宴,我看是温柔乡吧”。

  她嘲讽的语气听的他极其不舒服,他用双手使劲拍打了几下脸,头部的疼痛加上眩晕让他有点站不稳“我不知道怎么会有这个口红印的,可能是不小心碰到的”

  “不小心??呵”她轻蔑的冷笑了一声,“你当我三岁孩子吗?这是不小心碰到的吗?”

  “那你以为呢?”他有点厌烦的一下坐在潮湿的沙发上。

  “你有了别的女人对不对?这一个月你根本没有出差,和那个女人在一起对不对”她语气越说越激烈,嘴唇有点颤颤的发抖,“你背叛了我对不对?”

  “够了。”他冲着她大喊,“随便你怎么想,今天我很累,你能不能安静一点,有什么话我们明天再说”他已经没有过多的体力支撑自己,本就宿醉的身体加上一盆冷水的浸湿让他有些摇摇欲坠。
    
  “不行,你给我解释清楚,今天你一定要给我解释清楚”她像个无理取闹的孩子抓住他的手臂。

  “你烦不烦,我说了明天再说”他用劲的甩开手臂,却没想到一下甩在了她脸上,苍白的脸颊上瞬间印上了鲜红的印记。

  她怔怔的站在那,不敢相信的摸着自己的脸,随后不理会他的呼喊,泪流满面的跑了出去。

  他的酒醉瞬间全醒了,意识到自己的错手后,他想拉住她,可是身体却不听使唤的一下倒在了地上,他不停的喊着她的名字,可是她却没有回头。

  他第一次有了一种强烈的感觉“他会失去她”,恐惧、不安瞬间袭来,他挣扎着站了起来,连湿衣服都没换,便歪歪倒倒的追了出去。

  冷清的街道上已经没有了行人,晕黄的路灯在深夜里泛着无力的光芒,照亮着小小的一个角落,前方依旧漆黑。

  找了好几个地方,都没有发现她的踪迹,他的身体也已经到了极限,终于抵挡不住强烈的头痛和冰冷,他晕倒在路边。

  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下午,午夜巡逻的交警发现了他,把发着高烧的他送进了医院,可是却没有看到他描述的女孩。

  他跟公司请了一个星期的假,找遍了他能想到的所有地方,可是却始终没有她的踪迹,拥挤的街头,喧闹的人群,却没有一个她,她就好像人间蒸发一样消失的无影无踪。他的心开始裂口,渗血,她的离去带走了他全部的理智,他开始埋醉自己,每天晚上都把自己喝的大醉。

  “生命是场幻觉,我在幻觉中找寻自己的方向,却一不小心迷失在你的心上,前方的路标在哪,我已经不在乎,只要和你在一起,纵然天涯海角,地狱天堂,都无所谓”他的脑海中不停的盘旋她曾经说过的话。“你在哪,你到底在哪?”哽咽声从他心底传出,第一次他放纵自己,哭的如此悲切。

  恍惚间,似乎有一双手颤抖的轻抚着他的背,他转过脸。

  “是你吗?真的是你吗”他的眼神中充满了氤氲雾气,他用手背狠狠的擦了擦,终于看清楚了那张熟悉而又渴望的脸。

  她没有说话,只是看着他,心疼的用手抚摸那张棱角更加分明的脸孔,他突然紧紧的抱住她,像个孩子一样放声大哭了起来,“不要离开我,再也不要离开我……”

  一切似乎又回到了原点,他们依然生活在一起,像往常一样。可是每次他出差或者应酬回来,她看向他的眼神中似乎都多了一丝怀疑,总会把他的衣服里里外外的检查一遍,当有女人打电话给他时,她更会用一种充满警惕的眼神盯着他,直到他在她的注视下结束掉通话。

  彷佛被监视一样,他越来越感到窒息,甚至开始有些厌恶她看向他的眼神。

  终于有一次,他们因为一件很小的事情起了争执,两个人争执的很厉害,谁也没有让步,她突然到厨房,拿出刀,当着他的面在手腕上划下了一道伤口,血瞬间冒出,滴落在地,染红了白色的大理石,也染红了他的双眼。第一次,她显示出让他恐惧的一面。那一瞬间,他惊住了,迅速的帮她包扎好后,却看到她嘴角上扬的蔑视,看到她嘲讽的冷笑。 
  
  有了第一次,就彷佛开了个头,争执开始不断,总是会因为一些无所谓的小事,他们开始争吵,无休无止,两个孤傲的灵魂彼此吞噬,伤痕累累,她会伤害自己来报复他,让他无法自拔的陷入她的噩梦中。

  他不知道该怎么挽回她的信任,更不知道该怎么让她变回以前的她,他们之间的关系让他有点束手无策,爱情就像一块铅石一样,第一次让他感到如此的沉重。他开始逃避,出差在外的时间越来越长,和她的联系越来越少,她开始吸烟,开始喝酒,没日没夜的在空荡的房间里游荡,自言自语。

  长期的精神折磨,两人都显得异常的疲惫与麻木,无法回到从前,却又无法放开彼此,一切仿佛宿命的安排,一切仿佛都是彼此的债,还不清道不尽。

  在他们恋爱三周年的那天,她在红酒中添加了安眠药,然后打开了煤气,CD里的音乐循环播放着一首歌,“我这也不对,那也不对,恨不得一把火烧毁,满身的戒备赤裸裸面对,到底谁没有所谓……”。

  爱情是场凄美的舞蹈,我们循着节拍踏着自己的脚步,等待着终场的落幕,华丽的转身之后,一切已然结束。

评论 共7条 (RSS 2.0) 发表评论

  1. 诺北 说道:

    恩,有道理,如果能够分清撇开,看似简单也许会更难

  2. 北半球 说道:

    呵呵,不好意思,早来了,只是没敢叨扰主人。
    如果真那么容易撇开轻重,就象四季没有界限和更替。[face41]

  3. 诺北 说道:

    欢迎北半球,终于来了啊

    生命中有无法承受之轻,亦有不可承受之重,如果可以撇开轻重,也许我们会过的更坦然一些

  4. 北半球 说道:

    不错!只是太伤太痛了!
    生命中有无法承受之轻,亦有不可承受之重。

  5. 诺北 说道:

    这个八戒很林黛玉啊

  6. 八戒 说道:

    俗人写东西我是一定要看的!只是最近刚做了近视手术,等能看的时候一定看!俗人想你了![face19]

  7. 青青 说道:

    原来爱情这么伤。。。。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

联系我 Contact Me

标签云 Tag Cloud 更多...

回到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