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 ‹ ‖漫舞·流年‖

首页 » 墨笔生辉 » 细水长流 » 阅读文章

随笔

2011-09-05 17:44 1252 0 发表评论

  星期六在家看泡沫剧竟然在不知不觉间看了一夜,无意中的转头,却发现天空已经泛白,夏季的天总是亮的特别早。移开窗户,闻到一阵淡淡早晨的味道,久违的自然清凉。

 

  打开橱门,翻出一套很宽松的运动服,套上球鞋,带上耳机,便走出了家门。

 

  一路慢跑,一路感受着早晨的清澈,一路听着喜欢的音乐,心里有种说不出的宁静。

 

  我的住处离古运河很近,当年运河边是我最爱散步的一个地方,心情不好时,总是喜欢一个人呆在那里,大多时候什么都不做,什么都不想,只是静静的看着流水与偶尔经过的观光船。搬家后住的近了,这边反而来的少了,更多的只是路边一扫而过,而不会再静静的沿着河畔漫步。

 

  小跑了一会,走在运河边,放慢步子,走走看看,与当年一样,屏蔽一切,只是静静的看着,看着。其实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究竟看什么,或许只是让自己有个发呆的焦点。这边的记忆太多,哭的发呆的醉的颓废的,每一个在现在都已成为了一个模糊的回忆。曾经对一个人说过,如果有一天我不见了,有个地方一定能找到我,可是现在连我都找不到自己。

 

  一年一年,古运河边的变化很大,曾经的长椅、石凳都已经消失,曾经的空旷的地方已经全部被绿草和树木代替,唯一不变的只是那静静的流水,波澜不惊的映射着一切直视的、折视的所能看到的东西,蓝天,白云,渐升的朝阳,河畔的长柳,还有低着头我的脸,冷漠的我的脸。

评论 共0条 (RSS 2.0) 发表评论

  1. 暂无评论,快抢沙发吧。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

联系我 Contact Me

标签云 Tag Cloud 更多...

回到页首
苏ICP备1104179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