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 ‹ ‖漫舞·流年‖

首页 » 墨笔生辉 » 细水长流 » 阅读文章

随笔

2011-11-25 21:17 792 0 发表评论

  已经很久没有静下心来梳理自己的心情,总觉得脑子里有一些什么,却又模糊不清,只知道生活还在继续,我还在努力,虽然没有多大变化,至少已经有了方向,这也许就够了,无头苍蝇的日子真不好过。看到很多Q上的朋友写着寂寞咀嚼着孤独,似乎伤感是个永恒的主题,与时间无关,年龄无关,甚至与环境也无关。
  我不喜欢伤感的东西,因为会影响到心情,所以我会听轻快的音乐,积极的文字,与伤感无关的电影。只是偶尔滑过的一丝莫名情绪不知来自哪里,前几天生日,那天明明我该是最快乐的人,可是看着家里的客人,却有一种一切与自己无关的感觉,想离开。那天的我不是主角,不是配角,似乎连过客都不算。大家谈笑着,拿我开着玩笑,我笑着,只是笑着,不发一语。
  生日前,我对浸月说“这个生日,我什么礼物都不要,只要你的一篇文字”,浸月答应了,这个当年跟我一起并肩论坛的姐姐再一次提起了笔。于是那个生日又突然变得有了意义,浸月说我是个猫型女孩,爱干净,挑剔,高挑,受不得委屈,时刻准备着逃避或进攻。她还说我的个性是娇弱的,看到这句话时,真的有点惊讶,逃避和进攻我认同,但是“娇弱”,我从未曾将这两个字与我联系在一起,我一直觉得自己足够坚强,也对自己够狠,可是浸月却给了我那样两个我觉的完全不属于我的字。当然也或许因为每次当我遇到难题,挫败,需要依靠,或是想要逃避时,我总是第一时间想到她,因为在她面前,我可以把所有华丽丽的外表卸下,放肆的哭,放肆的闹,放肆的笑,可以把我所有的喜怒哀乐坚强落寞都表现出来,从她那里吸取力量,然后重新寻找方向。思及此,想想或许浸月真的比我自己还了解我,这个我人生中最最重要的姐姐,好想念她,想念跟她一起压马路的日子,想念拽着她四处去吃小吃的日子,每每都撑到不行。再过两年,她就要从广西回来了,期待那一日的重逢,期待我们的再一起携手。

评论 共0条 (RSS 2.0) 发表评论

  1. 暂无评论,快抢沙发吧。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

联系我 Contact Me

标签云 Tag Cloud 更多...

回到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