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1.26随笔 ‹ ‖漫舞·流年‖

首页 » 墨笔生辉 » 细水长流 » 阅读文章

2012.1.26随笔

2012-01-26 14:00 836 1 发表评论

  不晓得怎么搞的,最近又开始被失眠困扰,没办法入睡,睁开无神的眼睛东看看西看看,翻翻书,看看小说,就是没有困乏想睡的感觉。眼睛明明很酸涩,却依旧无法安然的闭上,我讨厌失眠。
  前几天又败了几本书回来,三本三毛的小说,一本《福尔摩斯探案集》,还有一本不属于我现在年龄的书《安徒生童话》。自从看了《撒哈拉沙漠》后,对三毛就有一种无法自拔的迷恋,无论是她的书还是人,那种极强的吸引力连我自己都有点意外。我欣赏她的洒脱不羁,欣赏她的卓越不群,喜欢她与众不同的个性与魅力,也喜欢她捉弄傻傻的荷西的模样。看着她的《撒哈拉沙漠》,觉的她似乎是一个可以将所有阴霾里都撒下阳光的奇女子。可是纵然是这样的奇女子也没有得到上天过多的眷顾,幸福转逝即去。
  初二那天没出去拜年,窝在家里,看了两部电影,一部是三毛的《滚滚红尘》,还有一部是张爱玲的《半生缘》。沈韶华,第一次看到这个名字时就不由得佩服三毛起名的功力,韶华,韶华,浮生一念间,韶华已逝去,人生境处,感叹着浮世的变迁。人与事永远都在流动着,随环境,随时光,随心态,我们即使可以控制自己,也无法控制环境的变化,我们只是一枚棋子,任由环境改造,任由上苍摆布,我们无法自控,我们手中没有决定权,恰如生死一般,我们无法抉择。《半生缘》里曼桢的最后一句话让人听得不由得心颤“我们再也回不去了,回不去了”,是的,生命无法逆转,想要回头却已不知路在何方,世事的无奈总是让人心悸,难舍难顾。时间的轮回里留不下太多记忆,一朝一幕,一花一提,一念一嗔……

评论 共1条 (RSS 2.0) 发表评论

  1. 刘小贱 说道:

    高中的时候读过三毛的很多书。自那时起便向往流浪。只是生命中太多羁绊。怎么也不能放下,所以一直未曾出发。曾有一个梦想就是三十岁,背上行囊到异国他乡去生活工作。每年也都回家探望老父亲老母亲。每个国家都想踏遍。只是不知何时起航。
    [reply=诺北,2012-02-02 07:08 PM]只要准备好了,随时都可起航[/reply]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

联系我 Contact Me

标签云 Tag Cloud 更多...

回到页首